江時學 李智婧:論全球治理的必要性、成效及前景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03 次 更新時間:2019-10-05 08:46:55

進入專題: 全球治理  

江時學   李智婧  

  

   2017年1月18日,中國領導人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演講時發出“世界怎么了、我們怎么辦”之問。兩年多后,他在中法全球治理論壇閉幕式上強調:“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同時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更加突出,人類面臨許多共同挑戰。”

  

   但是,全球治理的成效不盡如人意。中國領導人將其視為“治理赤字”。因此,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必須堅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大幅度提升聯合國在全球治理中的重要作用,盡快改善大國關系,努力消除“信任赤字”,堅定不移地反對霸權主義、霸凌主義、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大力發揮二十國集團和金磚國家等非國家行為體的作用。

  

   全球治理既是一個現實問題,也是一個學術問題。在研究全球治理時,必須回答以下三個問題:為什么要推動全球治理、如何評估全球治理的成效以及如何推動全球治理。此外,為使全球治理獲得更有力的學術支撐,還要認真考慮以下幾個問題:如何研究全球治理,如何看待當前的國際秩序與全球治理的關系,能否實現“去美國化”,如何認識“一帶一路”倡議與全球治理的關系。

  

一、如何認識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長期以來,尤其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應運而生的當今之時,形式多樣的全球問題層出不窮,對人類社會的生存和發展產生了巨大的不良影響。

  

   2017年1月17日,中國領導人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上指出:“今天,我們也生活在一個矛盾的世界之中。一方面,物質財富不斷積累,科技進步日新月異,人類文明發展到歷史最高水平。另一方面,地區沖突頻繁發生,恐怖主義、難民潮等全球性挑戰此起彼伏,貧困、失業、收入差距拉大,世界面臨的不確定性上升。”翌日,他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發表演講時再次指出:“人類也正處在一個挑戰層出不窮、風險日益增多的時代。世界經濟增長乏力,金融危機陰云不散,發展鴻溝日益突出,兵戎相見時有發生,冷戰思維和強權政治陰魂不散,恐怖主義、難民危機、重大傳染性疾病、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持續蔓延。”他說,“世界怎么了、我們怎么辦?這是整個世界都在思考的問題,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毋庸贅述,“中國領導人之問”道出了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聯合國表明,“多年來,聯合國系統始終應對那些憑借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得到充分解決而需要合作努力的全球性問題。這些就是聯合國列入議程的日常議題”。聯合國的“日常議題”網頁確定了32個“日常議題”:艾滋病、裁軍、殘疾人、地雷、兒童、發展合作、反恐怖主義、非殖民化、非洲、婦女、國際法、海洋/海洋法、和平與安全、環境、家庭、健康、老齡化、糧食、民主、難民、能源、農業、氣候變化、人道主義援助和救災、人口議題、人類住區、人權、施政、森林議題、水、原子能、志愿服務。在上述議題中,絕大多數就是世界各國面臨的全球問題。而且,毫無疑問,全球化趨勢的快速發展更加凸顯了全球問題的嚴重性和危害性。

  

   全球問題的應對之道就是全球治理。2019年6月7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俄羅斯圣彼得堡舉行的國際經濟論壇上說:“全球挑戰需要全球解決方案。沒有一個國家,也沒有一個組織能夠獨自應對挑戰。”他還強調,世界必須擁有多邊機構和架構,因為國際關系必須建立在國際法的基礎之上。

  

   在中外學術界,全球治理的定義多種多樣,不一而足。例如,維斯(Thomas G. Weiss)認為,全球治理是指各國為發現、理解和應對全球問題而做出的集體性努力,而單個國家是難以承擔這一重任的。他還指出,全球治理反映了國際體系在全球政府缺失的條件下隨時隨地提供類似于不同國家的政府才能提供的服務。納杰姆(Adil Najam)也認為,全球治理就是在缺乏一個全球政府的條件下管理全球進程。

  

   但也有人對“全球治理”這一提法提出質疑。例如,芬克斯滕(Lawrence S. Finkelstein) 問道:“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這一提法中的“全球”(global)一詞,其含義是否等同于“國際”(international)、“國家之間”或“國家間”(interstate)、“政府之間”或“政府間”(intergovernmental),還是“跨國”(transnational)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為什么非要使用一個含糊不清的“全球”?他還指出,“全球治理”中的“治理”(governance)一詞的概念同樣是含糊不清的。他說,可以肯定的是,“治理”與“政府”(government)是不同的。他認為,我們之所以使用“治理”,既是因為當前的國際體系缺乏一個全球政府,也是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把正在發生的叫作什么。最早關注全球治理的無疑是1992年成立的全球治理委員會(The Commission)。

  

   《天涯若比鄰》發表后,國際學術界對全球治理的研究不斷向縱深發展,多種多樣的研究成果如雨后春筍般涌現。應該指出的是,在推動全球治理研究的過程中,中國學術界不甘示弱。尤其在最近的十多年,研究全球治理的學者越來越多,與全球治理有關的研究成果和學術討論會數不勝數。根據2019年6月12日的檢索,百度搜索引擎共顯示有約1910萬條以“全球治理”為關鍵詞的搜索結果。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中國始終關注和積極參與全球治理。應該指出的是,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兩次就全球治理進行集體學習,這充分說明,中國非常關注全球治理,并愿意在全球治理中發揮重要作用。

  

   中國領導人在兩次集體學習會議上的重要講話體現了中國的全球治理觀。2015年10月12日,就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體制進行第二十七次集體學習。中國領導人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我們參與全球治理的根本目的,就是服從服務于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要審時度勢,努力抓住機遇,妥善應對挑戰,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推動全球治理體制向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為我國發展和世界和平創造更加有利的條件。

  

   2016年9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和全球治理體系變革進行第三十五次集體學習。中國領導人在主持學習時強調,隨著國際力量對比消長變化和全球性挑戰日益增多,加強全球治理、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是大勢所趨。我們要抓住機遇、順勢而為,推動國際秩序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更好地維護我國和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共同利益,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營造更加有利的外部條件,為促進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二、如何認識全球治理的成效


   當前,國際社會對全球問題的關注程度之高是前所未有的。因此,無論是國家行為體還是非國家行為體,無論是聯合國、二十國集團之類的國際機制還是公民社會組織,無論是世界各國的領導人還是學術界或媒體人士,都認識到有必要進一步推動全球治理。

  

   對全球治理成效的評判可謂見仁見智。例如,斯坦(Arthur Stein)認為,總體而言,雖然全球治理面臨著多種多樣的問題,但是也取得了一些成功。他說:“倘若沒有全球治理的成功,世界就不是今天這個樣子了,全球化的程度也不會像今天這么高。從我們乘飛機從一國前往另一國這個簡單的例子中也能看出全球治理的成效。我們需要制定規則來規定飛機如何從一地飛往另一地,如何互相溝通和交流。沒有了全球治理,我們今天的全球交通狀況和全球化都將是空談。盡管還有很多問題需要面對和解決,但全球治理所取得的進步也是毋庸置疑的,正是這些進步塑造了當今世界。”

  

   塔克(Ramesh Thakur)認為,“雖然世界上沒有一個全球政府,但在任何一天,郵件能穿越國界,人們能用各種交通工具從一個國家到另外一個國家,商品和服務能在陸路、天空、海路和網絡空間中傳遞,個人、團體、企業和政府也能在安全的環境下從事多種類型的活動”。他問道,在缺乏一個全球政府的條件下,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他認為,這一切應歸功于全球治理。

  

   誠然,全球問題尚未阻斷國與國之間的交往,更沒有毀滅人類;但是,迄今為止,全球治理的成效未必是令人滿意的,有人稱之為“雷聲大、雨點小”。例如,雖然預防恐怖主義的措施越來越多,打擊恐怖主義的力度越來越大,但恐怖主義襲擊依然時有發生,有人甚至認為“越反越恐”。又如,雖然預防網絡犯罪的技術在改進,懲罰網絡犯罪分子的力度也在強化,但網絡犯罪的勢頭似乎并未得到遏制。據估計,全世界網絡犯罪導致的經濟損失從2014年的5000億美元上升到2017年的6000億美元。再如,雖然人類社會早就認識到戰爭的殘酷,但是地球上沒有一天是沒有槍炮聲的,持久的和平與安全依然是夢寐以求的“奢望”。

  

   面對全球治理成效不佳的現狀,2017年5月14日,中國領導人在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并發表主旨演講時提到了“三大赤字”,其中之一就是治理赤字。他指出,“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擺在全人類面前的嚴峻挑戰。這是我一直思考的問題”。

  

   全球治理成效不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尤為引人注目的是:

  

   第一,聯合國的作用不盡如人意。聯合國在國際事務中的作用不可或缺。作為最具普遍性、代表性和權威性的政府間國際組織,聯合國是實踐多邊主義的最佳場所,是集體應對各種威脅和挑戰的有效平臺,應該繼續成為維護和平的使者、推動發展的先驅。

  

   聯合國在全球治理中發揮了重要的積極作用。尤其在實施維持和平行動、制定旨在消除貧困的“千年發展目標”和“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應對氣候變化、裁軍、推進非殖民化進程、促進世界各國的文化交流以及推動南北合作和南南合作等方面,聯合國的作用是功不可沒的。聯合國甚至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但是,在應對某些全球問題的過程中,聯合國的作用是難以令人滿意的。例如,面對少數國家肆意踐踏《聯合國憲章》的行為,聯合國可謂束手無策;對于個別國家不顧聯合國的反對和制裁,一意孤行地進行升級版的核試驗,聯合國似乎無能為力;再如,對于持續了8年之久敘利亞內戰,聯合國的作用同樣蕩然無存。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全球治理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446.html
文章來源:《同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04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