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樸民:知人論世的樣本:《論語·先進篇》品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80 次 更新時間:2019-10-05 08:44:35

進入專題: 孔子   知人論世  

黃樸民 (進入專欄)  

  

   自本篇至《堯曰》篇等十篇文字,通常被學者稱為《論語》的“下編”。和“上編”中的十篇相比較,“下編”十篇中有關孔子的稱謂體例不一,文字風格也有一定的變化,所涉及的某些背景性史料則不無可疑之處。緣是之故,在辨偽之風熾烈、疑古之論風靡情形下,一些學者對“下編”的真實性可靠性程度曾有所保留,如梁啟超在其《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中,就持有這樣的態度,我們認為,這樣的看法多少失之于偏頗,“下編”十篇的價值應該與“上編”等同視之,不可偏廢。

  

   本篇的重點,如同前面的《公冶長》《雍也》諸篇,依然是品題人物,其品題的對象主要是孔子門下那些有代表性的弟子。如顏淵、冉有、子路、閔子騫、子夏、子張諸人。從“從我于陳、蔡者,皆不及門也”,“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等等言辭來看,這里的人物品題,大多是孔子晚年的看法。經過時間的沉淀,這時孔子對其弟子優缺點的認識就相對更為清醒,據之而作的評價也相對更為公允與準確。

  

   孔門弟子稟性各有差異,特長各有不同,成就各有分別。其大抵可區分為四大類,即所謂“孔門四科”。四科中各有其標志性人物,如“德行”以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為代表;“言語”以宰我、子貢為典型;“政事”以冉有、子路為首選;“文學”以子游、子夏為楷模。不過從“德行”居于“四科”之首的排序來看,“以德為先”、道德品質優先,是孔子衡量人物的主要標準。所謂“進于禮樂”,最核心的內涵就是品行的砥礪、道德的養成。這樣,我們就能理解,為什么本篇中孔子論及的弟子中,與顏淵有關的會占最大的比重。在孔子看來,顏淵立志好學、鍥而不舍,日以修身進德為務,這是孔門其他弟子所無法企及的,認為這才是真正的儒者之大業。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顏淵的夭亡,會讓孔子如此痛徹心肺,“顏淵死,子哭之慟”,頓足悲慟、泣不成聲:“噫,天喪予,天喪予。”在孔子心目中,顏淵就是自己的兒子,是自己精神生命的延續與寄托,沒有其他學生可以取代顏淵的地位。

  

   但令人欽佩的,孔子對學生愛之能省識其不足,不以百善而掩蓋其欠缺,即使是顏淵這樣的第一門徒在這方面也不例外。在孔子眼里,顏淵固然十分優秀,幾近完美,但是并不是毫無瑕疵,十分完美。他對顏淵的最大遺憾,是顏淵在老師面前百依百順,一味迎合,個性不夠鮮明,言行缺乏獨立,“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無所不說”,“無所不說”的為弟子之道,在某種程度上會妨礙“教學相長”的效果,不利于弟子自身的成長。由此可見,孔子品題人物是堅持兩分法的,既充分肯定其優點,也如實指出、批評其存在的不足。這種態度與做法無疑是正確的,它避免了人物評價上一味拔高或一筆抹煞的偏頗,所得出的看法能夠比較公允,比較合理。

  

   孔子對學生的評價,善于從日常細節中去認識品題對象的本質屬性。南容“三復白圭”,孔子據此而判斷南容內心善良,注重自身修養,這樣的人自然可以信任與依賴,于是孔子就將其兄的女兒下嫁給南容。閔子騫在魯國長府修建問題上一句評論,孔子從中看到了閔子騫的識見不凡,于是倍加激賞,稱道不已:“夫人不言,言必有中。”很顯然,孔子對人物的評價,往往是從大處著眼,從細節切入,能做到一針見血,恰到好處。這種人物評價上的能力,其實就是孔子“知人論世”睿智的體現。

  

   孔子有關學生優劣高下的評議,還蘊涵了孔子“因材施教”的基本精神。學生提同樣的問題,孔子的回答可能會是截然的不同。如對子路,孔子敦促他遇事要三思而后行,對冉求,孔子則鼓勵他遇事當機立斷,即刻行動。之所以同樣的問題(“聞斯行諸”)孔子給予不同的答復,原因就在于子路與冉求個性上有極大的差異,子路性格魯莽,所以要適時挫挫他的鋒芒,讓其在行動之前能經過深思熟慮,避免犯輕勇冒進的錯誤;相反,冉求遇事謹慎退縮,這時就需要積極鼓勵他,幫助他克服畏葸躊躇的缺點,敢于挺身而出,敢作敢當。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庸”適度的精神同樣體現在孔子的人物品題上,在孔子的心目中,自己的學生在為人處世上,都應該把握好一個“度”,做到平和恰宜,防止過分張揚或過分低調,“過猶不及”。

  

   孔子有些時候對學生是相當嚴厲的,批評指責可謂是不假辭色。如他批評自己的弟子高柴愚笨傻蠢,曾參遲鈍反應太慢,顓孫師偏激獨行,子路魯莽不成熟。又如他厭惡冉求充當季氏搜刮斂財的急先鋒,揚言并威脅斷絕師生之誼,“(冉求)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再如他指責子路巧嘴利舌、強詞奪理,“是故惡夫佞者”,等等。就是這方面的生動事例。但這其實反映了孔子非常在乎自己學生的表現,急于希望看到自己學生走正道,做正事的努力。是所謂“愛之深而責之切”。孔子對冉求等人某些行為表示不滿,更多的是“恨鐵不成鋼”心理的驅使。應該說,這是對學生真正負責的態度。如果不嚴格要求,對學生身上局限與毛病睜一眼閉一眼,不講是非,單純地包含縱容,放任自流,那么,這就是放棄做老師應盡的責任,對學生的成長進步沒有任何的好處,沒有絲毫的幫助。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孔子對學生的嚴格要求,是真正踐履為師之道的具體體現。

  

   尤其難能可貴的是,孔子的理想追求無處不在,這在和學生一起“言志”時有同樣的體現,而成為他品題人物的一個重要環節。在本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章中,孔子認同并向往曾皙“言志”中所提及的境界:“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在這里,孔子呈示了其灑脫、自由的心態與風貌。他沒有絲毫的矯揉造作,沒有任何的矜持嚴肅,而只有徹底的精神超越與情感流露。這看上去似乎與孔子平常在學生面前的形象截然不同,似乎與孔子平常評論學生的做法迥然有別,但實際上這也是孔子評論弟子的另一種方式,只是它已經進入更高的層面,即生活中不是只有一種色調,在絕對的“禮樂”規范遵循之上,還有絕對的精神超越與心靈解放!

  

進入 黃樸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孔子   知人論世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古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445.html
文章來源:《 中華讀書報 》( 2016年07月13日 15 版)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