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礪鋒:黃庭堅“奪胎換骨”辨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81 次 更新時間:2019-10-04 14:47:24

進入專題: 黃庭堅   奪胎換骨   江西詩派  

莫礪鋒 (進入專欄)  

   本文是一篇駁難之作。它針對歷代在評價江西詩派開山祖師黃庭堅的“奪胎換骨、點鐵成金”說所作的不公之論而發。黃氏此說,歷來被許多人譏評為提倡“蹈襲剽竊”。本文作者對此說的含義、本旨以及在詩歌發展史上所產生的作用進行了辨析,認為黃氏此說乃是在有宋承唐的歷史條件下,為了充分利用前人豐厚的文學遺產面采取的或師承前人之辭、或師承前人之意的一種方法,目的是為求在詩歌創作領域里“以故為新” 。作者且以當時詩歌創作的實際效果證之,認為盡管這種方法有其局限、不無流弊.但仍基本上起到了"以故為新”的作用,因之,應該推倒千余年來在文學抵評和文學史研究中對黃氏的這一謬評。

   作者莫礪鋒,一九四九年生,南京大學中文系攻讀博士學位研究生。

  

   北宋詩人黃庭堅所提出的“奪胎換骨,點鐵成金”之說,曾經被很多人附會為提倡 “蹈襲剽竊”,而他流傳世間的某些詩歌作品,也使人產生“黃庭堅作詩好蹈襲剽竊”的誤解。兩者以訛證訛,形成一種惡性循環,遂致產生了不符合事實的結論,嚴重地影響對黃庭堅及其所開創的江西詩派的正確評價。為了弄清事實真相,本文試從詩歌理論和詩歌創作實踐兩個角度對黃庭堅的“奪胎換骨”說進行粗淺的分析,并談淡個人的看法。

  

  

   黃庭堅的詩論,散見于他的書札、序文、題跋、詩歌以及別人的詩話、筆記之中, 它涉及的面相當廣泛,其中最受后人譏評的,是他的“奪胎換骨、點鐵成金”之說。金人王若虛說:

  

   魯直論詩,有“奪胎換骨、點鐵成金”之喻,世以為名言。以予觀之,特剽竊 之黠者耳。魯直好勝,而恥其出于前人,故為此強辭而私立名字。①

  

   直至今日,在許多批評家的心目中,“奪胎換骨”幾乎成了“蹈襲剽竊”的代名詞②。究竟黃庭堅何以提出此說?我認為有必要對它的實質及其來龍去脈進行深入的探究。

   首先是“正名”的問題。“奪胎換骨、點鐵成金”的含義是什么?宋人對此就不甚了然。現在讓我先引幾則宋人的詩話:

  

   句法以一字為工,自然穎異不凡,如靈丹一粒,點鐵成金也。浩然云“微云淡河漢,疏雨滴梧桐”,工在“淡”、“滴”字。③

  

   這是把用字之工當作“點鐵成金”,顯然不符合黃庭堅的原意。

   潘邠老云:“陳三所謂‘學詩如學仙,時至骨自換’,此語為得。如‘不知眼界開多少,白云去盡青天回’,凡此之類,皆換骨法也。”④

   陳師道以“換骨”比喻學詩日久自然悟入之理,也不同于黃庭堅所說的“奪胎換骨”。

  

   曾紆云:“山谷用樂天語作黔南詩,白云:‘霜降水返壑,風落木歸山。冉冉歲將晏,物皆復本原。’山谷云:‘霜降水返壑,風落木歸山。冉冉歲華晚,昆蟲皆閉關。’白云:‘渴人多夢飲,饑人多夢餐。春來夢何處?合眼到東川。’山谷云:‘病人多夢醫,囚人多夢赦。如何春來夢,合眼在鄉社?’白云:‘相去六千里,地絕天邈然。十書九不到,何以開憂顏?’山谷云:‘相望六千里,天地隔江山。十書九不到,何用一開顏?’紆愛之,每對人口誦,謂是‘點鐵成金’也。”范寥云:“寥在宜州嘗問山谷,山谷云:‘庭堅少時誦熟,久而忘其為何人詩也。嘗阻雨衡山尉廳,偶然無事,信筆戲書爾。’寥以紆‘點鐵’之語告之,山谷大笑曰:‘烏有是理, 便如此點鐵! ’”⑤

  

   曾紆把戲書古詩當作“點鐵成金”,當然離黃庭堅的原意更遠,所以黃說“烏有是理”了。那么,黃庭堅的本意究竟是什么呢?他曾在《答洪駒父書》⑥中說:

  

   自作語最難,老杜作詩,退之作文,無一字無來處。蓋后人讀書少,故謂韓、杜自作此語耳。古之能為文章者,真能陶冶萬物,雖取古人之陳言入于翰墨,如靈丹一粒,點鐵成金也。

  

   又惠洪《冷齋夜話》卷一記庭堅語云:

  

   詩意無窮,而人之才有限。以有限之才,追無窮之意,雖淵明、少陵,不得工也。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語,謂之換骨法;窺入其意而形容之,謂之奪胎法⑦。

  

   細察庭堅之言,“點鐵成金”主要是指師前人之辭,“奪胎換骨”主要是指師前人之意,本是有所區別的。但是后人往往把這二者當作一個概念來討論。為了方便起見,現在我也沿用這種做法。

   黃庭堅的這兩段話中有一點共同的精神,即:在學習前人的創作經驗時要有所發展變化。取古人之“陳言”要經過“陶冶”,重新熔鑄,然后為我所有。取古人之意要“造其語”,即改換其言詞;或“形容之”,即有所引申發展⑧。反對此論的人往往只看到他有所因襲,而忽略了其中的求新精神。其實,求新求變的精神,是貫穿于黃庭堅的整個詩論的。所以,在討論“奪胎換骨”說時,我們還應該注意到黃庭堅在論詩和論書法中的一些意見。

   黃庭堅在詩歌、書法等方面都是以“自成一家”自期、自許的,這一點前人論之甚詳。張耒《讀魯直詩》云:“不踐前人舊行跡,獨驚斯世擅風流。”⑨黃庭堅自己也說:“聽它下虎口著,我不為牛后人。”⑩又說:“文章最忌隨人后。” ⑪他強調學習古人須“以識為主”,而不能跟在古人后面一枝一節地亦步亦趨。《潛溪詩眼》“學詩貴識”條云:

   山谷言學者若不見古人用意處,但得其皮毛,所以去之更遠。如“風吹柳花滿店香",若人復能為此句,亦未是太白。至于“吳姬壓酒勸客嘗”,“壓酒”字他人亦難及。“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益不同。“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至此乃真太白妙處,當潛心焉。故學者要先以識為主,如禪家所謂“正法眼”者,直須具此眼目,方可入道。

   黃庭堅論書法也有類似的意見:

  

   士大夫多譏東坡用筆不合古法,彼蓋不知古法從何出爾。杜周云:“三尺法安出哉?前王所是以為律,后王所是以為令。”予嘗以此論書,而東坡絕倒也。⑫蘭亭雖是真行書之宗,然不必一筆一畫以為準。⑬隨人作計終后人,自成一家始逼真。⑭

  

   這些材料都證明庭堅的“奪胎換骨”說不可能是提倡“蹈襲剽竊”,而是要從古人那里“師意”和“師辭“。 他所謂的“無一字無來處”,也就是要求盡可能多地吸收、借鑒前人詩文中的語言技巧,如詞匯、典故等修辭手段,充分利用前人的文學遺產,達到“以 故為新” ⑮。在這里,“以故”只是手段,“為新”才是目的。

   論者也許會詰難說:為什么要“以故為新”?自創新意、自鑄新詞不是更好嗎?這個意見當然有道理,但我們卻不能忽略了這樣的事實:除了生民之初,任何一個時代的文學總是其前一個時代文學的繼續和發展。誠然,生活之樹是常青的,生活所提供的創作源泉是變化無窮的。但是,文學是語言的藝術,而語言是有“巨大的穩固性” 的,“語言的語法構造和基本詞匯,是許多時代的產物” ⑯,所以,作家用來表現生活的文學手段,特別是某一種文學樣式所運用的文學語言,也必然是相當穩固、有所從來的。它只能非常緩慢地發生變化,不可能有突如其來的飛躍。在我國的古典詩歌中、無論是意境、形象,還是用來表現這些意境、形象的詞匯、典故等修辭手段,都有很強的傳統性,它們的改變是相當緩慢的。所以,當古典詩聯發展到一定的歷史階段,各種藝術技巧(尤其是修辭手段)都已有了相當數量的積累之后,詩人們要想“一空依傍”地自創新意、自鑄新詞,就非常困難了。例如,杜甫是個“語不驚人死不休” ⑰的富于獨創精神的詩人,但他又何嘗沒有借鑒前人的瑰詞麗句?杜詩有句云:“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霧中看” ⑱,劉克莊評之曰:“此聯如在目前,而古今人所未 發。” ⑲但事實上陳代的釋惠標已有句云:“舟如空里泛,人似鏡中行” ⑳,初唐的沈佺期 也有句去:“人疑天上坐,魚似鏡中懸。” ㉑杜詩又有句云:“薄云巖際宿,孤月浪中翻。” ㉒而梁代何遜詩中已有“薄云巖際出,初月波中上”之句。㉓ “讀書破萬卷”的杜甫當然不會沒有讀過前人的這些詩句。顯然,上述的前一例是師古人之意,后一例是師古人之辭。由于杜甫善于“以故為新”,所以仇兆鰲贊揚他此用前人成句,只換轉一二字間,便覺點睛欲飛。” ㉔又如韓愈生于李、杜之后,他不甘心囿于前人之藩籬,就盡力往奇險的方向發展,并提出了“惟陳言之務去”的主張㉕,在詩歌創作中也大量運用奇字險韻。雖然由于他才大學富,在這方面仍有成就,但正如清人趙翼所言,“其實昌黎自有本色,仍在文從字順中自然雄厚博大,不可捉摸,不專以奇險見長,” ㉖而且韓愈也并未能完全避開前人的文學語言遺產,李商隱稱韓詩“點竄《堯典》、《舜典》字, 涂改《淸廟》、《生民》詩” ㉗,宋人王棥還舉了許多例子說明“韓詩亦自杜詩中來” ㉘。這種例子在文學史上是舉不勝舉的。

   對于這種文學現象,宋以前之文人已有所覺察。西晉陸機《文賦》中有“或襲故而彌新”之語,唐皎然《詩式》中還提出了“偷語” “偷意” “偷勢”之說,但他們或語焉不詳,或論而未精,都未能產生很大的影響。

   到了宋代,前人詩歌藝術手段的積累更加豐厚了。唐代是古典詩歌的鼎盛時代,名家鉅子如眾星爭輝,佳篇秀句似百花競艷。唐詩的題材和意境幾乎是無所不包,煉字、用典等修辭手段也已達到爐火純青的程度。五七言古今體詩的領域,可以說已被唐人開拓殆盡。淸人蔣士銓詩云:“宋人生唐后,開辟真難為” ㉙,確是道出了宋人處境之艱難。所以他們只能在唐人開采過的礦井里再向深處發掘。黃庭堅生當其時,他很清楚地看到了這一點。因而他一方面繼承了韓愈的“陳言務去”的精神,正如淸人劉熙載所云:“陳言務去,杜詩與韓文同,黃山谷、陳后山學杜在此” ㉚;另一方面,他轉而對前人留下的豐厚遺產采取積極利用的態度,提出了“奪胎換骨、點鐵成金”的方法,對于黃庭堅來說“奪胎換骨”和“陳言務去”是并不矛盾的。前者意謂繼承前人的精華,后者意謂揚棄前人的糟粕。它們正是“怎樣借鑒前人”這一問題的兩個方面,它們之間的關系是相反相成的辯證關系。不過在黃庭堅所處的時代,“奪胎換骨”說比之“陳言務 去”說是更為積極、更為行之有效的創作方法,因此也受到了人們更多的注意。

“奪胎換骨”說的提出,給那些在前人的豐厚遺產面前不知所措的詩人們指出了一條出路,這是黃庭堅受到贊揚、并成為江西詩派的開山祖師的原因之一。(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莫礪鋒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黃庭堅   奪胎換骨   江西詩派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中國古代文學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438.html
文章來源:《中國社會科學》1983年 第5期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