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登苗:從“王直墓”風波談學術成果社會轉化的重要性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27 次 更新時間:2019-10-03 17:21:33

進入專題: 學術成果轉換   學術尊嚴  

沈登苗  

  

   2005年1月22日,《新民晚報》關于日本人在安徽歙縣為王直修墓立碑的消息一經曝光,立即引起了舉國聲討:說有損國家尊嚴、讓國人蒙羞的有之,要求拆墓毀碑的有之,責問地方政府的有之,謂這是一種挑釁的有之……似乎此舉真的成了“千古奇事”——日本“友人”和安徽地方當局太離譜了。結果,墓被兩位大學教師砸了。

   其實,國人不必為此大動肝火。王直的千秋功罪歷史自有評說。

   要了解王直其人,必須從近半個世紀來中國歷史學界最有爭議的學案之一一—“嘉靖倭寇”的討論說起。

   明代嘉靖時期,在我國東南沿海地區,發生了由部分日本人參與的大規模的搶劫殺掠。動亂雖被朝廷平息,但十幾年的戰爭,使這一精華之地慘遭重創,國力為之削弱。史稱“嘉靖倭寇”。

   關于嘉靖倭寇的性質等問題,從四百多年前的當事人開始就出現了爭議。但正統的觀點一直是:嘉靖倭寇是日本海盜對中國的侵略,中國的抗倭完全是正義的。可從上世紀,尤其是1980年以來,以林仁川、陳抗生、戴裔煊等為代表的大陸歷史學家,對傳統的觀點作了重新檢討,他們的理念大致可概括為:第一,朝廷嚴厲的海禁使東南沿海人民生路受阻,由商、民轉為寇、盜,故所謂的“嘉靖倭寇”實質上是由中國海商領導,廣大破產農民、手工業者和其他下層人員參加的一場反對海禁思想的斗爭,是中國資本主義萌芽產生的標志,斗爭逼使朝廷做出了有限的開放。第二,“倭寇”的首領及基本成員大部分是中國人,為數不多的真倭也受中國商人支配,故嘉靖“倭寇”不是外族入侵。第三,16世紀中葉,對外通商代表著人民的利益和時代發展的方向,故海禁和剿殺海商等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由此造成的東南精華地區的社會破壞,其主要責任應有統治者來承擔。第四,嘉靖抗“倭”使中國失去了與西方平等對話和社會轉型的機會,延緩了中國近代社會的進程。故王直之流的悲劇,也是中華民族的悲劇。以上觀點,學術界簡稱“新論”。

   但以陳學文、郝毓楠、范中義、張顯清等領銜的學者,仍堅持倭寇即日本海盜,嘉靖抗倭是抵御外侮的、正義的戰爭等觀點。據筆者對收集的近百篇相關論文分析,無論是文章數量還是作者構成比例,迄今為止,爭論的雙方似乎都勢均力敵,誰也說服不了誰。但總的趨勢是接受新論的學者在增加,影響在擴大。

   從國際看,嘉靖倭寇研究的力量主要是中日兩國三方,即中國大陸、臺灣和日本。臺灣與日本學界的觀點與大陸的新論相似。故從國際明史界而言,新論早已占壓倒優勢。如果我們不忽略這一國際學術界的主流,那么,王直的功過是非就不辨自明。

   王直(《明史》稱“汪直”) ,號五峰,安徽歙縣人。據唐力行先生考證,王直本姓汪,因從事海上走私貿易,不得已,隱名改姓。王直是嘉靖時期的中國海商首領。嘉靖三十一年(1552) 二月,王直入定海關,圖以協助官方剿殺另一走私頭目功,"叩關獻捷,求通互市" ,弗許。至此,商人乃對弛禁絕望,又遇番人逼還所賒貨值。在內外交困、走投無路下,王直登高一呼,廣大"失其生理" 者,群起響應,開始了“一場反對封建海禁政策的武裝起義”。說到嘉靖倭寇,幾乎沒有不涉及王直的。當代學者專論王直的論文也不少,代表作有唐力行的《徽商人物:王直》(《徽州社會科學》1990年第1期)。唐文認為:王直他們的“活動代表了新生產力發展的意志,具有歷史的進步性”。之于戰爭造成的破壞,文章的解釋是,“王直兵鋒所及,也有一些無辜的百姓遭了殃。我們并沒有因為同樣的事實而否定張獻忠為農民起義領袖,為什么對王直卻要過于苛求呢?”唐先生另又撰文,稱王直他們“反抗斗爭的意義超越于農民戰爭”。陳抗生先生在《嘉靖“倭患”探實》(《江漢論壇》1980年第3期)一文中提出,王直“他們是明代視野最廣闊的,思想最解放的一部分中國人”。晁中辰先生則在他的《王直評議》(《安徽史學》1989年第1期)中,直呼“王直是反海禁的人民領袖”。

   盡管持相反立場的還大有人在,但以上論點,在目前學術界已站住腳。既然如此,國內自己為王直修墓也不見得荒唐。而所謂的“勾結倭寇”、“惡貫滔天”、“民族敗類”等,遠非對王直的蓋棺之論。

   再從日本方面分析。王直于嘉靖二十一年(1542)首航日本。三年后率中國船隊互市東贏,并招引日本商人來寧波雙嶼港貿易,大大促進了中、日及與西方的民間貿易。同時,王直他們又把中國選進的造船技術帶到了日本,使日本的造船技術產生飛躍。造船業的科技含量較高,又是當時最綜合性的行業,這無疑推動了日本文明的進程。又據考證,是王直把葡萄牙商人海盜引到日本,并把西方及中國商人撐握的火藥、火器知識傳到了日本。走筆至此,為了避免國人再給王直罪加一等,筆者不得不率爾操觚,把自己一個雖留心十年,但還不成熟的觀點無奈拋出。戰爭前、初期,倭寇在火器上占優勢,而當時離嘉靖二十一年(1542)發生的“種子島事件”(火器傳入日本)才幾年,日本剛吸收了此技術;可越到后期,倭寇使用的火器越來越少,而此時,槍支在日本已普遍使用,并在織田信長(1534-1582)統一過程中,成為決定性的武器。此一研究不僅表明,戰爭前、初期,倭寇使用的火器主要是中國的走私商人向西方買的,或者是自己制造的,更重要的是,這從軍事的角度證明,嘉靖大倭寇的確與日本政府無關。否則,如果真的是中日交戰,日方為何不把熱兵器武裝“倭寇”呢?總之,從日本的角度看,王直的貢獻是多方面的,出于“報恩”,作為當時王直活動地之一的長崎縣福江市的友人,來中國為王直修墓是比較自然的。

   這就是修王直墓的歷史淵源和當代背景。

   明乎此,則什么人為王直修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直本身的歷史地位;不管立碑者的動機如何,但客觀上有利于中日友好。

   十分遺憾的是,學術界對嘉靖倭寇的性質爭論了半個世紀,且新論已成為國際主流的今天,社會、民間及教科書還停滯在傳統,尤其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日非常時期的認識上,由此并聯想到“徐福東渡”的走運,值得學界思考的問題不少。同樣的“東渡”,不知是江浙人善于抓住機遇,還是安徽人不會炒作,今天,盡管作為個案的徐福東渡,在上檔次的學術期刊上似乎還沒有出現多少有說服力的論文,但以傳說為基石的徐福東渡在江浙已幾乎家喻戶曉。可有大量歷史證據,當代研究成果累累的王直其真實面目,還鮮為人知。當沿海諸省為徐福起航地你爭我奪時,舉國聲討的矛頭直指王直故里之當局。當東部地區迎來了一批又一批友邦人士,瞻仰東渡“遺址”時,媒體疾呼,對去“中部”——王直之家鄉的日本友人“不歡迎”,修墓之舉要“調查清楚”……最終,落得王直墓一再被砸的可笑、可悲之結局。兩個“東渡”研究,為何產生截然相反的社會認知呢?是徐福東渡更重要嗎?不見得。徐福東渡,似乎是日本單方面受惠,而王直之輩的經貿涉及東、西方,影響全世界。是王直研究缺乏現實意義嗎?非也。嘉靖時期王直他們亦商亦盜的行徑,與西歐早期原始積累時期資本主義萌芽、成長規律相同。尤其要指出的是,誠如陳抗生所言,王直統帥的武裝商船隊,是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海上商隊,他們如果成功,則中國乃至世界近代史有可能重寫。研究嘉靖倭寇,有助于我們吸取歷史的教訓,更加堅定不移地走開放之路。故在歷史研究中,鮮有現實意義超越嘉靖倭寇的課題。

   這就為社會科學者提出了問題,學術成果要否向社會轉化?怎樣轉化?

   從“王直墓”風波看,嘉靖倭寇研究的信息,還局限于象牙塔內;成果的社會轉化幾乎為零。假如學術界對王直的功過是非的討論向新聞界做些深透,那么,我想,像《新民晚報》這樣的大報,可能不會以目前的形式披露,至少在采訪持傳統觀點的學者的同時,也應讓讀者聽聽另一種聲音。如果文化界朋友對王直早已成為國際研究的熱點略有所知,那么,諸如“王直應該作為一個研究的對象”這樣可笑的建議,還用的著前衛的《中國青年報》提醒嗎?兩位大學教師還會有憤怒的“義舉”嗎?如果大眾媒體對嘉靖倭寇研究爭鳴雙方的觀點稍稍有所了解,那么,即使平面媒體報道了王直墓,互聯網上怎會一個“拆”或“砸”字了得?國人自己對王直的認識尚如此,怎能要求其在日本民間有較高的知名度呢?

   筆者一向主張為學術而學術,但反對學者為論文而寫論文。數十年內,國家投入大量的資金供學者研究嘉靖倭寇,但“投資者”對研究的進程與現狀似乎一無所知;研究者對社會公眾的認知幾無幫助,難道社會科學研究真的可不計成本和回報嗎?

   當國人把“王直墓事件”看作“炎黃子孫的奇恥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時,我倒要問的是,龍的傳人——中國(大陸)的倭寇研究的歷史學家何時走出書齋?何時面向社會、大眾?

   希望正如樊樹志教授所言,“這是重新評價王直其人的一個契機”,21世紀的中國,應少一些這樣“無知的”、“狹隘民族主義的”表現。

   歷史的潮流不可阻擋。最后,筆者預言,國人自己為王直樹碑也僅僅是時間問題,而且這也許比為戚繼光立傳,可能更尊重歷史、更有現實啟發意義。

  

   【作者簡介】沈登苗,1957年生,浙江省慈溪市人,獨立學者,主要從事教育史和歷史人文地理研究,著有《文化的薪火》(論文集)一書,提出“一代難以成為學者”的原創理論。

   原載《社會科學論壇》2005年第3期。

  

  

  

  

  

  

    進入專題: 學術成果轉換   學術尊嚴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眾生諸相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435.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jzdwd.icu)。

1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