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燕祥:鼓掌的歷史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283 次 更新時間:2019-10-03 12:37:42

進入專題: 鼓掌   領袖  

邵燕祥 (進入專欄)  

  

   我不是要考據鼓掌的源流,雖然我認為禮儀方面的形體語言,考證起來一定也很有趣,但我學養不足,無力及此。鄧拓就論證過傳統的作揖優于舶來的握手,至少在減少疾病傳染上有它的優越性。傳統婦女的萬福和請安,也是同理,夠衛生標準的。而洋人動輒擁抱、親吻,即令沒接吻即嘴對嘴地相親,單是吻吻前額,親親臉蛋兒或僅僅是貼貼臉,有流感還不就傳上了嗎?《燕山夜話》發表四十年了,可能沒有譯成外文,所有的洋人不但繼續握手而且繼續擁抱親吻,真像列寧說的“習慣的力量是可怕的力量”。中國人中年以上的,讀過鄧拓文章的不少,可無論朝野,誰也沒接受他的建議,放棄握手而改作揖,這也是習慣的力量吧。可是在許多場合,中國人不但繼續握手,而且不停留在握手為禮上,甚至—從毛澤東率先對當年菲律賓馬科斯總統夫人行吻手禮以來,擁抱之類似亦漸成風氣。就是說中國人又要添新習慣了。這能說也算是強勢文化對弱勢文化的霸權的表現嗎,還是中國人的從善如流,為了友誼或禮貌而置健康于不顧?

  

   可憐如此著意于日常的衛生和保健的鄧拓,竟不知燕巢于幕,生命之且不保。今天的中國人十分想得開了,艾滋病尚且不怕,還怕握手么?

  

   還有一個禮貌動作,一九四九年后在大陸逐漸不行,至今似乎落到只用在追悼會上施之于遺體或遺像了——那就是:鞠躬。一九四九年前,其實是小孩子一上小學面對老師,或者沒入學時對待長輩早就該學會了的。放眼全球,也許只有日本人還記得鞠躬如儀,不知是否還普遍如過去那樣鞠躬——即彎腰到九十度。禮貌誠然重要,但對人的品質不具決定的意義。我們見過日本戰犯、日本軍官,對他們的天皇和上峰以至彼此之間,動不動就鞠躬而且把腰彎足,轉過身來對弱國、被侵略國例如中國人,就是一副兇神惡煞面孔,這非禮貌的一面才是他們的真“貌”了。

  

   鞠躬表示謙卑,當然,在中國古代以至近代最謙卑的禮節是下跪。許以平身,站起來,最后也還要彎著腰退下的。這樣看來鞠躬不過是與折腰同義的一個動賓詞組。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為世人稱道。“不折腰”與“競折腰”,一字之差,節概立判。形體語言是一個人心靈、氣質、性格的外化。

  

   人的喜怒哀樂除非啞巴,都會發為聲音,啞巴急了也要叫。發聲(例如舊戲園子里“叫好”)還不盡意,就不免“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這是說的好人和正常的人。至于權力者尤其是其中暴戾的惡人,則不會止于“頤指氣使”,而還會“張牙舞爪”,暴跳如雷的。

  

   手之舞之姿態多種。古所謂“拊掌”,今謂之拍手,是高興的緣故。我想,大約從原始人就會自發產生這樣的動作,無須教的。如果教,也是母親教幼兒做游戲,猶如傳到今天北京城里小小孩兒的“打花巴掌”;而不必教諭說“你高興的時候就拍巴掌兒”。

  

   “鼓掌”云云,是“拍巴掌兒”的書面表達。孰先孰后,已不可考。《現代漢語詞典》對“鼓掌”一詞的釋義就是“拍手,多表示高興、贊成或歡迎”;我以為表示高興是本義,表示贊成或歡迎是引申義,在講究禮儀的場合和對禮儀場合的宣傳報道都是用的引申義,即贊成或歡迎,而不管鼓掌者是不是真的高興了。例如硬組織些人鵠立街頭,等不知何所從來姓甚名誰的訪客到來時奉命鼓掌,或是名為選舉卻不發選票,更無所謂差額和無記名,只是宣讀一紙名單要求鼓掌通過,等等,不就是這么回事嗎?

  

   這些對我們都不稀罕。因此看到報上披露,許多商業性或非商業性演出,都有演員一方或組織者一方委托或索性是雇用的“導掌”,始而驚異,再一想并不奇怪,許多報幕員和主持人不是早就慣說“讓我們用掌聲……”“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讓我們再一次鼓掌……”么,還不就是明確不過的“導掌”?不過這是在報幕或主持人分內的事,不另發“導掌”的紅包。而所謂“導掌”坐在觀眾席里,就像深人敵營“臥底”的人一樣,不動聲色,但適時地“發揮帶頭作用”,使全場掌聲不斷隨著無形的指揮棒此起彼伏,此伏彼起,豈不是神機自然,不露痕跡,越發地襯托出臺上的表演精彩絕倫,千百萬觀眾心悅誠服地傾倒于臺下么?

  

   鼓掌,舉手之勞也,似乎是小事情,但為誰鼓掌,為什么而鼓掌,是自愿而鼓抑被迫而鼓,是鼓于其不可不鼓,還是鼓于其所不當鼓,此中甚至有大是大非焉。

  

   林希《認親》一文,寫了一個因打人被判勞教三年的“老東北”。犯的什么事,打的又是誰?原來他是個十足的球迷,沒有票混到看臺上看了一場國際足球賽:蘇聯的一個隊對火車頭隊,那是五十年代,中蘇交惡之前,蘇聯還是“老大哥”。正好火車頭隊進了一個球,老東北跳起來喊好,旁邊的觀眾拉了他一把,好心地提醒他說:“照顧影響,等會兒老大哥球隊進球的時候,再歡呼。”這一下老東北火了,他本來就對蘇聯紅軍在東北的一些劣跡不滿,認為中蘇友好是“瞎掰”,他瞪圓了眼睛對身邊的人喊:“你是老毛子‘揍’的?”人家這時只顧看球沒理他。

  

   林希接著寫道:又過了一會兒,火車頭一個球傳到底線,眼看又要進球了,突然老大哥隊后衛一腳踢過來,活活把火車頭隊的前鋒踢倒在地,疼得直打滾兒,老大哥隊兩個隊員上來把他壓在下邊狠打。裁判一聲哨,判火車頭犯規,點球,這一下,老大哥隊才放開火車頭的前鋒,一個點球踢進火車頭的大門。老東北萬萬想不到的是,觀眾全體起立熱烈鼓掌。媽的,叫你拍巴掌,他一掄胳臂,看臺上立馬掉下三個人去,都是歡呼鼓掌最起勁的。老東北也緊接著讓人揪到派出所去了。

  

   按說,老東北打人不對,打人的理由是干預別人鼓掌的自由,也不對。不過,話說回來,那些人看來不像老東北這個個體球迷,是不請自來的,他們多半是“有組織的觀眾”,集體銜命來給蘇聯隊捧場,一切按照規定,他們其實連鼓掌的自由也沒有;他們中“覺悟”最高的,卻還先干涉了老東北鼓掌歡呼的自由,義務擔起了“導掌(包括導歡呼)”的任務,這任務有兩方面:一是自己并“導”人給特定一方鼓掌歡呼,一是自己并“導”人不給特定一方鼓掌歡呼;在當天的場次,就是不問勝負尤其不分曲直,不顧道義,一味地揚蘇貶華,到了把良心揣進胳肢窩的地步。我本來不主張在賽場上侈談愛國主義,但這里蘇聯隊的欺人已超乎單純的體育競技之上,在他們公然犯規踢人打人情況下,裁判不公,而還要為他們不合理的罰球入門鼓掌喝彩,就無異于把民族尊嚴踩在腳下了。

  

   我相信當場那些中國觀眾絕大多數并非物質津貼收買的,然則他們的這種“一邊倒”行為,便是“政治掛帥”和“組織紀律”的碩果么?

  

   我倒真有幾分尊敬那為打人以至“反蘇”的罪名而付出幾乎后半生代價的無名人士老東北,他的風骨、氣概,竟不讓文學界獨往獨來的大勇者蕭軍專美于前了(在這里我不僅是說蕭軍在東北曾因批評蘇軍的大國沙文主義表現而遭批判;還指在三十年代的上海,因張春橋化名狄克攻訐魯迅,蕭軍約他到郊外一試拳腳,故我挽蕭軍詩有“拳頭亦可寫文章”句,自然此例不宜推廣)。

  

   然而歷史地看,像當時那些作威作福、蠻不講理的蘇聯球員,也不過是借斯大林和蘇聯這副招牌的虎威罷了。如斯大林者,才算得大人物,余子皆小角色耳。

  

   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之初,毛澤東被我們尊為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的時候,據說斯大林早就是全世界人民的領袖和導師了。斯大林的著作和他主持編定的《聯共黨史》等書,還有蘇聯外文局刊行的《斯大林傳略》,在我們心目中就是圣經賢傳。從中發現一個與歷來所讀書不同處,即許多大小會上的發言、演講、報告的文字稿,都夾注了會場上的群眾反應,無不是:“掌聲。”“熱烈的掌聲。“全場起立,熱烈鼓掌。”“經久不息的掌聲,轉為暴風雨般的歡呼:烏拉,斯大林!烏拉,斯大林!”云云。

  

   那場面我們從電影上不止一次地看過。那感人的氣氛我們也可從自己的經驗中推知一二。

  

   不久前讀了一則舊聞,寫了當年在蘇聯的許多場合,尤其是斯大林在場時,那掌聲為什么經久不息的奧秘,不過是臺下鼓掌的人群沒有“免于恐懼的自由”罷了。

  

   據說在一次什么集會上,可能是某個方面科學工作者的大會吧,斯大林光臨,于是照例掌聲四起,我敢斷定是用不著專人“導掌”的;然而問題來了,誰第一個停下不再鼓掌,那客觀上就會成為相反的“導向”,誰也不傻,都不肯做這出頭椽子,互相觀望,互相等待,掌聲便在全場“經久不息”,經久不息,經久……不息……大家的手掌、手腕、胳臂肘和肩膀都累了,終于有一位堅持不住,一個掌心落在另一個掌心,沒再抬起來,就在這一霎,全場的掌聲也戛然而止。會后,這第一個停止鼓掌的人就失蹤了。——是緊貼在他身邊的人告密的嗎?——我想,這不會是每次這樣的集會必有的后果,也許只有這么一次,但就是一次還不夠嗎?

  

   這樣看來,設一位身份分明的“導掌”,如樂隊之有指揮,大家都來服從命令聽指揮,為氣氛計,更為會眾的安全計,倒也沒什么不好。

  

   有這樣的歷史殷鑒,再來看詞典上的解釋,我們能從所有的掌聲里,都聽出“高興、贊成或歡迎”嗎,也許還有別樣的東西?

  

   本文選自《我代表我自己》

  

進入 邵燕祥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鼓掌   領袖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眾生諸相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431.html
文章來源:在書一方 公眾號

5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