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五常:話說天下大勢(9月29日深圳大學的演講全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394 次 更新時間:2019-10-03 00:00:51

進入專題: 世界形勢   中美關系  

張五常 (進入專欄)  

  

   各位同學,

  

   “話說天下大勢”這個講題我以前用過。羅貫中的文采氣勢說不得笑,而這些日子天下的大勢天天不同。讓我先說幾個真實的故事。

  

01 三個實例可教

  

   第一個故事是弗里德曼告訴我的。他說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后,德國分為東德與西德,建起那有名的柏林圍墻。西德選走市場經濟的路。怎么走呢?他們決定不采用外匯管制,讓匯率在國際市場上自由浮動,結果混亂出現,而此亂也,持續了約兩個星期,馬克的幣值在國際市場上穩定了下來,一直到今天。后來西德與東德的經濟發展的大差距,天下皆清楚。

  

   這個實例教我們,市場的運作往往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效能,而市場做到的,政府一般做不到。

  

   第二個真實故事是香港前財政司郭伯偉告訴我的。他說二戰后,香港的貨幣鉤著英鎊,考慮的是怎樣管制貨品的進出口。考慮了一小段日子,他們不知道怎樣管,于是決定不管。這就是香港后來成為舉世知名的自由經濟、獲得東方之珠這個美譽的主要原因。換言之,香港昔日的經濟奇跡不是因為他們懂,而是因為他們不懂。他們聰明的地方是知道自己不懂的不要做。

  

   這實例教我們,今天中國遇到的經濟困境,好些在政策上的失誤是因為政府不懂也要做。好比二〇〇八年推出的新《勞動合同法》這個我認為是四十年來北京最嚴重的失誤,提出的人根本不知道合同的作用何在。

  

   第三個故事也是香港的。那是一九四五年,二戰終結,無數的逃難者回歸到香港,也有新的難民。住房不足,租金急升,怎么辦呢?為了保護原來的居民,他們推出租金管制。我為這管制作過幾年的深入考查,寫下一篇后來獲美國一九七九年最佳法律論文獎的文章。

  

   這租金管制一九四五年推出時,委員名單中有贊成管制的律師,但排除了反對管制的富有紳士。只看委員名單,我們就知道結果會是怎樣。這管制起初說只管一年,跟著延期一年,又一年,又一年,延了幾次就懶得再延,決定不斷地管下去,后來修改了三十多次,直到八十年代后期才放寬。今天大家在香港鬧市中見到的破破爛爛的舊房子,皆租金管制所賜。這實例說,很小的利益團體可以作出大壞事。

  

02 推斷中國如有神助

  

   我的專業是以簡單的經濟學原理解釋復雜的世界,因為走的是科學驗證的路,只要局限的轉變掌握得到家,跟自然科學一樣,我知道的經濟學不僅可以事后解釋,也可以事前推斷,其推斷的可靠性跟牛頓推斷蘋果離開了樹枝會掉到地上一樣。這種經濟學的推斷困難,源于這門學問沒有人造的實驗室,不能以人工調控局限條件的轉變。只憑真實世界為實驗室,考查其中的復雜局限及其轉變,難度極高,其推斷出現失誤可不是因為幾個簡單的原則不管用,而是對局限轉變的掌握不夠深入。

  

   一九七九年,英國撒切爾夫人辦公室的一位朋友說,夫人問:“中國會走向資本主義的道路嗎?”要求我回答。該年十月我到廣州一行,考查與苦思幾個月,一年后以這問題為題寫好后來成為小書的長文稿,提出肯定的答案:是的,中國會轉向資本主義或市場經濟的道路走。

  

   幾位獲經濟學諾獎的朋友讀了該文稿后破口大罵,說我發神經。為此該小書推遲了一年才發表,但跟原稿一字不改。

  

   當年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同事巴澤爾也不同意我給中國的推斷,但他說關于理論那部分真好,半點瑕疵也沒有,不發表可惜。今天回顧,真想殺了弗里德曼、諾斯、貝克爾、舒爾茨這幾位諾獎得主。是他們的大力反對阻遲了該小書的出版逾一年。我真的在一九八〇年底完稿后一個字沒有改過,要是該小冊能在八一年初面市,我這個經濟學家會把所有風水先生比下去。

  

03 經濟學的真諦

  

   四十多年前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經濟研究院教高級價格理論,我提出一個今天在行內很有名的例子,可惜盜用的人往往沒有指出是我的發明(還有不少說是源于我)。我說如果你把一紙百元鈔票放在行人路上,沒有風吹,這鈔票會失蹤。我說一萬元賭一元,有誰敢跟我賭?沒有學生舉手。我跟著說所有自然科學皆不能推斷該百元鈔票會失蹤,只是經濟科學可以。推斷該鈔票會失蹤是基于三個原則或公理:其一是需求定律,其二是成本概念,其三是競爭含意。

  

   同學可能會問,推斷該鈔票會失蹤任何小孩子都可以,何必用上這三個公理呢?我的簡單回應,是一九八〇年我推斷中國會改走市場經濟的路,也只不過是用上這三個公理,沒有其他!經濟學的事前推斷或事后解釋的能力跟自然科學沒有兩樣,只可惜經濟學沒有人造的實驗室,局限的存在及轉變只能由經濟學者到真實世界考查,不能在實驗室內把儀器隨意調校。

  

   今天經濟學的沒落,主要是因為從事者懶得考查真實世界的局限,見到那些自己沒有學好的三個公理失靈,就轉向發明只有天曉得的古怪術語,創立新理論,而上世紀五十年代出現過一段日子的博弈理論,七十年代后期又再回頭,甚至大行其道到今天。這些新理論的推斷能力一律是零,你跟我賭十次會輸十次!

  

   我曾經是一個回歸統計的專家——我為石油工業寫下厚厚的關于油價厘定的回歸統計報告,當年被該行業的朋友稱為《圣經》。當時我認識的回歸統計大師,一律知道而又同意這門玩意雖然好看,但不可靠,低手用上,簡直是自欺欺人,務求把方程式砌得好看,文章可以發表。這算是什么學問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我當年學得而又從事了逾半個世紀的經濟學。

  

04 摸不準特朗普對貿易的看法


   上述的不是閑話,但也要回到我今天要說的正傳。

  

   美國特朗普總統搞起來的貿易戰,我那位在美國任生物大教授的外甥問:“中美貿易戰將會鹿死誰手?”我回應:“今天中國的中年人是吃樹皮長大的,少吃幾兩豬肉不會哭出來,但特朗普是靠美國的農民的投票而成為總統的,在戰略上哪方占了先機十分明顯。”

  

   我們要注意一個關鍵問題。一國之內的市場競爭,一個商人要把同行殺下馬來。國際貿易呢?要賺他國的錢你要讓他國賺你的錢。然而,我很難判斷特朗普總統是否不知道國際貿易的重點,因為他說得清楚:他不能讓他在任期間見到中國的總經濟超越美國。發神經!

  

   我曾經分析過,從總財富這方面衡量,中國已經超越美國,而且超相當多。關鍵問題是在科技知識那方面,中國落后于美國相當多,而我們不容易衡量這些知識資產所值的差距。

  

   向前看,中國貴重的財富是天生聰明的腦子的數量冠于地球,而發展起來這些腦子是有著一個厚度極高的文化的支持。可惜目前中國的大學教育辦得不夠好,跟西方的有頗大的差距。我認為改進大學的運作不難,幾年前出版過一本題為《科學與文化》的書,提供了建議。

  

05 推出零關稅是殺手锏

  

   轉談目前不少人關心的中美貿易戰,當二〇一八年的夏天這“戰事”開始時,我立刻叫一位朋友通知有關當局,中國要立刻推出零關稅——當然也要求對方互相零關稅。我建議的策略,是先從工業底層的市值工資比中國高出最多的國家入手。這是先與歐洲的先進、高工資的國家推出互相零關稅。這些國家一定接受。跟著是美國。他們也會接受,因為不接受在國際貿易上美國會被孤立了。

  

   我歷來對那所謂保護“新興產業”(infant industries)的觀點有懷疑——我認識的所有經濟學大師皆如是。這里的關鍵是中國的發展早就超越了那個“新興”的時代。今天中國的進口關稅保護著的只是一些利益團體。一下子中國舉世推出互相零關稅,對中國不可能不是利遠高于害,只是逐步瓦解利益團體會比較容易調整。問題是越是“逐步”,瓦解利益團體的沙石越多。

  

06 一帶一路的正面闡釋

  

   提到一帶一路,發展到今天,我的看法是重點不在于開發出一條新的絲綢之路,而是在于協助落后國家的發展,順便賺點錢。原則上,這是個好主意。理由有二。第一,落后國家的市場利息率歷來是高的,往往高達年息十多厘。投資回報的風險高當然是一個原因,但不是主要的。主要原因是費雪之見,貧困人家對自己的生命與前途的預期比較短,因而愿意付出較高的提前消費之價。這提前消費之價就是利息了。

  

   我當然反對中國用高利貸的手法來賺取落后國家的錢,但他們的發展空間比較大,而用投資的方法來協助他們的發展,舉世都應該支持。可惜香港的朋友說,一帶一路推到那里,美國就搞到那里。

  

   第二項關于一帶一路的要點,是發展到今天,在基建項目上——公路、鐵路、隧道、機場、碼頭等——中國是無與倫比的天下第一把手。這些是有目共睹的項目,而發展到今天,基建在中國已接近飽和。把這些技術與人才資源推出國際,順便賺取一些合理的回報,屬明智,可惜政治問題的左右不容易處理。

  

07 越南的火爆是一個新起點

  

   讓我轉談越南的問題。當二〇〇八年初中國推出新《勞動合同法》,我立刻為文說中國的制造業不少會轉到越南去。過了不久,我更肯定這觀點,因為一位朋友告訴我越南政府顯然是讀過我寫的《中國的經濟制度》,抄了過去。這點是否屬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認識的位于東莞的廠家朋友,告訴我不少行家考慮越南。

  

越南的制造業發展得興旺我早就知道,但令我驚奇的還是我那位在多倫多的九十多歲的姊姊。(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張五常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世界形勢   中美關系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經濟學演講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423.html
文章來源:政經社 公眾號

3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