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滿素:治者與被治者的對弈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981 次 更新時間:2019-10-02 23:43:17

進入專題: 民主制度   法治  

錢滿素  

  

   關于清教徒,學者的影響好像抵不上門肯的一句俏皮話。自從他說了“清教就是揮之不去的恐懼,唯恐有人在什么地方快活著”,大眾心目中的清教徒就很難擺脫這個形象了。門肯這句話機智有余,準確不足,但暗合了20世紀初民眾厭倦舊式道德規范的心理。其實清教徒也是正常的人,也一樣喜怒哀樂于世上,不同的是信念,他們是一群篤信上帝并立志將上帝的話付諸行動的人。

  

   約翰·溫斯洛普(1588~1649),著名清教領袖,馬薩諸塞首任總督。1630年,他率領上千名英國清教徒乘坐十幾艘木船,在大西洋三千英里波濤中顛簸了兩個多月后到達北美。他們創建了具有清教特色的馬薩諸塞海灣殖民地,日后擴展為新英格蘭地區。殖民地綱紀初定的二十年主要是在溫斯洛普的引領下,其影響無人能比。一個好的開始可謂成功的一半,再聯想到新英格蘭方式對美國歷史的意義,溫斯洛普的重要性實在不可小覷,稱他為美國文明的締造者之一也不為過。

  

   愛徳蒙·S.摩根所著《清教的困境:約翰·溫斯洛普傳》是一本論述馬薩諸塞殖民早期的經典之作,作者以這位總督大人為中心,圍繞幾個關鍵問題,既精煉又生動地重現了當年殖民地的初創過程,讀者從中體悟到一個微弱的新政體是如何醞釀和具體落實的,依據的是什么原則,遭遇到什么困境,又是如何應對、調整和發展的,其中最核心的問題當然是權力的來源、結構和分配方式。

  

   任何政體的創立必然包含著某種政治理念,清教徒要在馬薩諸塞創建一個什么樣的政體呢?這與他們的宗教信仰密切相關。

  

   清教是英國國教內的一個派別,清教徒們要求進一步凈化教會,廢除存留的羅馬天主教的教階禮儀,將始于百年前的宗教改革進行到底。在伊麗莎白女王治下,新教在英國得以穩固。清教徒雖感覺不盡如人意,尚能抱有希望。詹姆士世和查理一世相繼即位后,局面對清教徒來說是每況愈下。教會和政府的腐敗使他們憂心不已,眼前不時浮現《圣經》中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教訓,上帝毀滅罪孽之城是遲早的事,而他們這些虔敬的信徒卻無力回天。

  

   溫斯洛普等部分清教徒對改造英國逐漸失去信心,1629年3月查理一世解散國會之舉使他們下定決心離開這個爛攤子。他們自認為不是逃避責任,而是給自己設定一個更高的目標,將這次遷徙視為與上帝立了約的神圣使命:上帝將北美這個新迦南應許給他們,他們則負責建立一個真正的上帝在世間的王國——最圣潔的教會和政府,作為“山上的城”、“世上的光”,供全世界仿效。

  

   何為最圣潔的教會呢?宗教改革家都認為,教會應該恢復到它創立之初的形態,一切行事應以《圣經》為基礎。清教的精神導師加爾文將教會應追求的目標歸為三條:宣講上帝的話,聽上帝的話,按照基督的教導施行圣禮。

  

   當時英國清教的主要教派是長老會,為了對抗天主教和英國國教自上而下的權力,它形成了由基層小會到中會、大會、總會這樣自下而上的逐級組織,具有民主代議性質。長老會對所有信徒開放,無嚴重劣跡者皆可入會,不必審批。

  

   顯然,長老會已是改革的產物,但仍不符合清教移民的標準原因之一是保留了金字塔式的教會結構,二是混淆了重生者與未重生者。加爾文說過,“教會乃是眾圣徒的團體”,所以清教移民要按照公理制來創建教會,針對長老制的兩大弊端,實行地方教會自治和會員制。七八個志同道合的信徒自愿立約,便可組成教會,選立牧師,共行圣禮,過基督徒生活。各教會間彼此獨立自主,關系平等,不存在上級教會。

  

   為保證教會圣潔,公理會實行會員制,吸收成員有一套嚴格的審批程序。申請入會者需當眾陳述自己的宗教皈依,其日常品行也要達到一個基督徒的道德標準,在全體會眾對他一致認可后方能成為正式會員:共領圣餐并參與教會事務。會員制將馬薩諸塞居民劃分為“成員”與“非成員”、“重生者”與“未重生者”、“圣徒”與“非圣徒”,形象地體現了加爾文的“揀選論”。信教是馬薩諸塞所有居民的法定責任,但只有教會成員享有宗教和政治權利,難怪有論者稱之為“圣徒之治”。

  

   教會圣潔了——只屬于圣徒們,接下來的事就是根據公民之約來組建圣潔的政府了。

  

   馬薩諸塞政府的合法性來自英王1629年頒發給馬薩諸塞海灣公司的特許狀,它授權公司在規定區域內組建社會和政府;在不違背英國法律的前提下制定所需法律法規,設置和任命官員。公司權力歸所有股東,亦稱自由民。自由民每年召開四次“大會”,其中一次選舉來年的官員——正副總督和18名理事。這些官員上任后每月召開一次“理事會”,處理日常事務。對于一個商業公司而言,一切權力歸股東是無可非議的事。

  

   當時英國向海外發展的公司很多,一般都不挪動總部。早在1607年,倫敦弗吉尼亞公司就往北美屬地派出總督和移民,但總部和決策過程仍保留在倫敦。清教徒主持的馬薩諸塞公司卻一反常規,決定集體移民,目的是利用特許狀沒有明確規定公司決策地點的疏漏,把總部直接搬到北美來,造成英王鞭長莫及之勢,從而將一個商業公司轉化為一個試驗性的政治實體,公司大會便順理成章地演變為殖民地的議會。然而,總部遷到北美后狀況隨即改變,原自由民只來了十幾人,而且大多是理事,這個絕對少數便擁有了殖民地的一切合法權力。按理說,只要不違背英國法律,他們便可自行其是,形成一種寡頭統治。

  

   奇怪的是他們沒有這樣做。這里沒有人敢當獨裁者,甚至沒有人想當獨裁者——他們無時無刻不感覺到上帝那俯瞰萬世、穿透靈魂的目光。

  

   在殖民地召開的第一次大會上,溫斯洛普及其同僚就宣布:經人民一致決定,新的選舉方式改為由自由民選舉理事,再由理事內部產生正副總督。表面看來自由民直選的官員減少了,但他們撤開特許狀,自作主張將自由民的范圍大大擴展了,116人因此成為自由民,獲得一定的選舉權,這人數約占人口五分之一,幾乎包括了當時除仆人外的全部成年男性。此舉算得上一場革命,因為從法律上講,當時英國人享有選舉權的比例遠低于此,所以它超越了特許狀所保證的殖民地居民享有英國公民之權利。大會又投票決定,未來的自由民將來自教會正式成員,以確保政府圣潔。在這第一個回合中,治者主動讓權,被治者欣然接受,算得上皆大歡喜。

  

   但人民就此滿足了嗎?沒有,因為現狀與他們信仰的政治主張還有很大距離。加爾文的政治理念是:“由于人的罪惡和欠缺,使政權操于許多人之手,乃較為穩妥,他們好彼此幫助、教導、規勸。這樣,倘若有人越權,別人就可以監察并約束他的野心。”知行合一的清教徒一定要堅持不懈地爭取下去,直到給權力套上韁繩。

  

   新自由民剛當上9個月,便發生了一起抗稅事件,理由是征稅事先未征得同意,因此無代表不納稅。事件發生10周后,大會決定今后每個定居點派兩名代表參與討論增稅事項,同時宣布正副總督改為自由民直選。在這第二個回合中,被治者開始提出訴求并得到滿足,權利進一步擴大,治者仍然表現得好商量,很大度。

  

   在赴美途中,溫斯洛普就明確宣講了這次遷徙的目的:“經上帝恩準以及大家的同意,更由基督教會特許,我們著手進行的事業是在一個合適的政教合一的政權下尋求共同生活之地,親密相處。在此情況下,公共的利益必須高于私人的利益,我們的良心和政策都要求我們為公益服務。”因此從本質上說,這里的治者與被治者不是在進行權力之爭,溫斯洛普不怕人民有權,而是怕他們犯錯,破壞了與上帝的約。在有關人的墮落與對權力的限制上,他和被治者并無二致,都相信政府產生于人民的世俗之約,人民有權決定政府形式,他還認為被治者的參與能增強政府的合法性,人民更樂于配合自己選出來的政府。不過溫斯洛普也相信,人民的權利應限于官員選舉,官員一旦上任,代表的便不是人民,而是上帝,要對上帝負責。在他看來,只有德才兼備者才堪當重任,而民眾尚不具備足夠的政治判斷和智慧來參與決定公共事務,因為人民中優秀者永遠是那最小的部分,“而優秀者中智者則更少”。民主是不可取的制度,《圣經》并不認可民主。既然政府的職責是遏制人的墮落,那么就必須與民眾保持距離,治者與被治者若不界線分明,何以遏制墮落?

  

   然而,這些敢于藐視英王、敢于在木船中橫渡大西洋的清教徒豈是等閑之輩?他們對上帝是絕對服從,對人間的權威卻是百倍警惕,唯恐撒旦搞破壞。第三個回合很快揭曉了。1634年春,每個定居點派了兩名代表一起去見溫斯洛普,要求查看特許狀。當他們看到自由民擁有立法權的條款時,便提出質疑,要求兌現。溫斯洛普解釋道:由于自由民范圍的擴大,客觀上已經不可能全體參與立法了,不得已改為由理事會立法。但他還是認真考慮了民眾的意見,在下屆大會上宣布:每年將由總督指定一些自由民組成一個委員會參與修改法律,一切征稅與公地處理均需得到該委員會的同意。

  

   人是政治動物,看來這話一點不假。這些依據特許狀本無自由民資格的人在意外獲得資格后,卻要求兌現特許狀中自由民的一切權利了。他們一心要以立法來控制政府,預防專權。1634年大選中,他們給了溫斯洛普一個戲劇性的警告——將他從總督的位置上選了下來,只讓他當個理事。溫斯洛普對此泰然處之,連日記上也沒留下一句埋怨話,一如既往,兢兢業業做好各種指派給他的事情。

  

   幾個回合下來,大會的權力已由官員和代表共同掌握,而且代表在人數上超出官員,頗有平分秋色之勢。由于大會既是馬薩諸塞最高立法機構,又是最高法庭,溫斯洛普對這么多他認為不稱職的人參與決策憂心忡忡。下野后不久他便提議:任何立法的通過必須獲得官員中大多數的同意,依據是特許狀中的一條規定:大會必須由正(或副)總督和6名理事出席。這個提議被大會考慮良久,直到1636年才接受,但在規定官員多數否決權的同時也規定了代表多數的否決權,1644年后正式改為兩院制。

  

   1636年春,大會成立了一個終身制的常設顧問委員會,以現任總督為首,成員為幾個卸任的前總督。他們被授權在大會休會期間治理殖民地,權力規定卻相當籠統。1637年,溫斯洛普由于處理異端的成功,在野三年后又當選為總督。在這一回合中,治者權力得到鞏固加強,馬薩諸塞欣欣向榮,表明上帝是贊成他們的。溫斯洛普對任何質疑都給予充分解釋,也經常作出修正來順應民意,他剛柔得兼的治理風格得到贊許,又連續兩年當選。

  

   不過很快,人民再一次向政府權威挑戰,作為精神領袖的牧師們站在代表一邊,也要求對政府權力加以明確限定。他們承認溫斯洛普是偉人能人,還經常自掏腰包辦公務,但他的威望只是讓大家更加擔心。1639年,代表們在大會上對三年前設立的終身顧問制發難,指責他們是越權行使官員之權,最后雖保留了顧問委員會,但將其職權僅限于軍事、關稅、印第安貿易等幾項事務。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民主制度   法治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比較政治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420.html
文章來源: 在書一方 公眾號

1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