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敦華:我所感知的北大哲學傳統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54 次 更新時間:2019-10-02 23:36:17

進入專題: 哲學   北大   傳統  

趙敦華 (進入專欄)  

  

   有人說,北大哲學系有傳統而無學派,重學風而薄門戶,我覺得此說有道理。北大哲學系里被公認為大師級的學者多是某門學科在中國的創始者,如馮友蘭、胡適之于中國哲學史,張頤、賀麟、洪謙之于西方哲學史,金岳霖之于邏輯學,宗白華、朱光潛之于美學,等等。這些學科的全國從業者或多或少受到他們的影響,但卻沒有一批人可以說某位創始者的傳人,沒有聽說有以北大哲學家命名的學派,也不能說存在一個“北大學派”。其教師在建系初期起即有承襲晚清學術的經史學家和學習新學的留學生多個來源,西南聯大哲學系教師來自五湖四海。新中國成立后的院系調整讓全國哲學系都被匯集到北大,似乎抒發了“天下英才盡收囊中也”的領袖情懷,教師亦有“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即時快樂,其實真正得益的應該是學生,大師們為他們講授各門功課,師出多門,不拘門戶,沒有壁壘。由于歷史緣故,北大哲學系的學生歷來都把全系特別是教研室的教師當做自己的老師,來自外校的也樂意自稱是本校老師的私淑弟子。這當然不表明師生關系、同學關系不重要,而是說,北大哲學的傳統不依賴師生、同門等人際關系而得以維系傳承,這是“關系社會”“熟人社會”大環境中一片難能可貴的凈土。

  

   學術影響和學風才是維系北大哲學傳統的真正力量所在。學術影響和風氣是無形的,也是真實的,是寬泛的,也是具體的。就我讀過的前輩著作而言,感到這個傳統至少有四種類型。

  

   一種是用線索貫穿史料的治學路數,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是這方面的杰作。有人說他借鑒了西方哲學史的架構來裁剪中國思想史料,我看未必如此。晚清學術中已有“欲知大道,必先為史”的見識,章太炎明確提出“夷六藝于史”的主張。馮友蘭的聰明之處是在古代文獻中縷出子學、經學、佛學和理學的次序和理路,實與“以西解中”無涉。北大學者浸淫于史料的“塊塊”與線索的“條條”之間游刃有余,得心應手,即使在“革命階級的唯物論與反動階級的唯心論兩軍對陣”教條的禁錮中,也能藉著“歷史與邏輯相統一”的方法,按照歷史線索和具體觀點編寫內容詳實的中西哲學史料。由此形成了一個好傳統,每寫一部哲學史教材,都要編寫相應的資料選編或原著選讀,除中西哲學史外,東方哲學史、現代中國哲學、現代西方哲學、中西美學史、西方倫理學史皆是如此。黃枬森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多卷本則把發展線索和文本材料合為一體。

  

   還有一種是經典釋義的蹊徑,其承襲了考據學的傳統,與西方古典學的風格接近。中國哲學中的小學難以與義理分割,文本注釋更側重于文意解釋,而非字詞疏通。張岱年對史料的辨偽與證真、區分與會綜、厘定史料的次序、訓詁的原則等問題都有精辟的理論,他的《中國哲學大綱》是按照這種方法論對哲學范疇分門別類,不按歷史線索。湯一介主持的儒藏編纂和研究是經典釋義傳統的發揚。治西方哲學前輩們的翻譯遵循“信達雅”之標準,注重詞句格義和文本解釋。陳康的《柏拉圖巴門尼德斯篇》中注釋多于譯文,“反客為主”的文風體現了翻譯者的主體意識。賀麟、洪謙、熊偉、王太慶、張世英等人的西方哲學譯作和著述之所以能使西方哲學融入現代漢語的語境,依靠的是對中西思想的雙向理解。

  

   問題導向是北大學者研究的又一顯著傾向,馮友蘭的《新理學》、金岳霖的《道論》和《知識論》、熊十力的《新唯識論》等是這方面的代表。這些作品對主旨的辨析、論證下深入、細致的功夫,比哲學通史更能激發人的思考和討論,這種哲學傳統在西方被稱作“蘇格拉底方法”,在中國被稱作“道問學”,馬克思主義稱之為理論與實際相結合。馮定《平凡的真理》把馬克思主義哲學與當時現實問題相結合,卻遭到政治大批判,這從反面提醒人們,對現實問題的哲學思考固然需要學識和才氣,但獨立的人格和膽識更為重要。

  

   湯用彤著作代表的治學傳統與上述三種都相關,但又難以歸屬于任何一種。《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和《漢魏思想的發展》等書的宗旨是“文化移植論中最根本的問題”(湯一介語)。這些書綜合了前面三種類型中的“史料”和“線索”、“考證”和“問題”,不但史論結合,而且論從史出,用通貫的思想史切實解答近代以來所爭論的外來文化與本土文化的關系問題。這樣的學術批評史在國外很流行,不少新理論由此開出,我們現在十分需要弘揚這一治學方法。

  

   北大哲學傳統不止體現在書本上,更滲透在師生們教學、研究和交流的活動中。比如,在一場學術報告會上,一個老師依據新發現或自譯的史材料提出一個觀點,聽眾中的同行、學生或問:你的材料可靠、全面嗎?解決了什么問題?論證的邏輯是否有問題?能不能換個角度看?問答之間顯出不同學風和理路在碰撞。

  

   傳統是一種活力,也可以成為一個包袱。面對社會上“現在為什么沒有哲學大師”的質疑,我們應把北大的哲學傳統看作正在進行時,仍處在熔鑄、發展、轉型、變化之中,在學術傳統的大道中流動,“道能弘人,非人弘道”;在學術批評史的長河里,總是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

  

進入 趙敦華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哲學   北大   傳統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北京大學專題研究 > 北大發展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415.html
文章來源:《中國文化報》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