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登苗:近代湖湘人才輩出最直接的原因是什么 ?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565 次 更新時間:2019-09-25 08:58:50

進入專題: 湖南   人才培養  

沈登苗  

  

   對近代湖湘人才輩出的原因, 許多專家學者早已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探討, 成績斐然。“近代湖湘文化”也已成為學術界的一個熱門課題。然而, 根據筆者對收集的相關資料的梳理,覺得人們對近代湖湘人才崛起的一個基本條件和最直接的因素——晚清長沙全國科舉重鎮的形成還鮮為人知,專門的研究似尚付闕如。本文就此作一探索,旨在拋磚引玉,以期引起專家的關注。

  

一  19 世紀以前湖南為何沒有出現大的人才群體


   在湖南歷史上,雖也出現過諸如蔡倫、周敦頤、李東陽、王夫之等著名人物和以胡宏、張栻為代表的南宋湖湘學派,但19世紀以前,在三湘四水上土生土長并對全國有重大影響的人才群體幾乎沒有。究其原因,從根本上講,當然是經濟不發達。但這未免有些籠統。依我之見,近代以前湖南人才之所以凋零,其直接的原因是教育不發達。我們只要對南宋以降至18世紀人才發達的省份與人才蟄伏的湖南在當時全國教育中的地位作一比較,就不難得出結論。

  

   南宋全國進士最多的是浙江、福建、江西三省,人才最多的也是浙閩贛地區。時湖南進士(取荊湖南路的近似值)占全國的2 .1 %,[1] 人才也僅占全國的1.99 %,[2] 二者幾乎相等。元代用人采取種族歧視政策,可當別論。明初,全國進士最密集的地區是江西及其吉安府,明前期的人才也以江西尤其是吉安府為最盛。明中葉至清中葉全國的科舉重心始終在江浙地區,此三百年間人才一元中心也長期停留在長江三角洲。[3]據統計,明洪武至清乾隆末,湖南進士只有710 人,僅占全國的 1.8 %。這階段收入《中國大百科全書》各卷的湘人只有李東陽、何孟春、楊嗣昌、王夫之、髡殘、舍起靈等 6 人,僅占全國的1.0 %,與進士的比例也比較接近。總之 ,南宋至18世紀,舉凡有全國影響的人才群體(農民起義領袖除外) ,無一不產生在科舉發達地區;而科舉消沉的地區幾乎找不到一個龐大的人才團。因此,竊以為,教育(科舉) 不發達是古代湖南沒有出現大的人才群體的最直接的原因。


二  近代湖湘人才輩出的一個基本條件

  

   據筆者綜合統計,近代400名人才,湖南籍的有34人,占8.5 %,僅次于江蘇、浙江、廣東,居各省第4位。這僅從量上而言。如果以對近代中國社會的進程影響而論,湖南人才的作用與地位可與江浙、嶺南抗衡,形成三足鼎立之勢。據本人初步考察,近代這一多元人才中心的格局,是晚清各省多元科舉重心的產生造成的。可以說,清后期湖南進士的猛增,特別是長沙府全國科舉重鎮的形成,是近代湖湘人才輩出的前提。

  

   1.清后期湖南科甲大盛

  

   為便于說明湖南清代前后期進士數量的發展變化,特列表如下:

  

表1 湖南清代歷朝進士統計表

   資料來源:朱保炯、謝沛霖:《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沈登苗:《明清全國進士與人才的時空分布及其相互關系》(今未發表的統計資料),《中國文化研究》1999年第4期。

  

   由表1可知,清代湖南進士總數居全國第14位。若從歷朝進士在全國的名次看,的確給人以清代湖南科舉發展“不明顯”的直覺。[4]但這僅是表象。我們如果從前后期進士絕對值或各朝每科平均錄取人數,特別是各朝進士在全國所占的比例分析,就可以斷定,清后期湖南進士的大幅度增加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這是近代長沙全國科舉重鎮形成的前提,也是近代湖湘文化輝煌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因素。

  

2.晚清長沙全國科舉重鎮的形成及其作用


   研究表明,明清全國人才的空間分布,不僅取決于各省進士的絕對值,還取決于各省內部進士的集中程度。如果一省進士總數較多,但分布較均勻,沒有形成相對的科舉中心,該省人才中心就不可能出現,人才總數就不會很多。如清代的山東省。反之,如果某省進士總數不多,但只要集中在某些地區,這些地區就有可能人才輩出,,乃至形成全國性的人才中心。如近代嶺南人才異軍突起,就與晚清廣州全國科舉重鎮的形成有關。近代湘省的情形就屬于后一種。

  

   所謂近代湖湘學風熾熱,人才輩出,其實,說到底主要是長沙府的學風熾熱,人才輩出。如湖南近代34位重要人物,有23位出生在長沙府,占全省的三分之二強。又據陶用舒教授的統計,近代湖南擁有人才最多的7個縣全部是長沙府的縣(內善化與長沙合并) 。[5]由此可見,長沙府在近代湖湘人才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此外,非長沙籍的人才,如魏源、嚴如煜、李元度、蔡鄂等都是長沙各省級書院(清季湖南及長沙的省級書院數量居全國第二)的高材生。可以這么說,近代湖湘人才基本上是由長沙或長沙的書院走向歷史舞臺的。因此,我們只要對近代長沙府人文蔚起的原因,特別是其科舉實績進行典型分析,近代湖湘人才群體形成之謎也就不難解開了。

  

   清代,湖南雖然不是科舉發達的省份,但其715名進士隸籍長沙府的就有412名,占全省的 57.6 %,且長沙府的進士大多中式在后期。越到近世,她在全省全國的地位越顯赫。嘉慶前后,長沙府的科甲已跨入發達的行列。此后扶搖直上,舉世矚目。如咸豐至光緒,長沙府的進士計179人,位居全國第三;長沙城(長沙、善化)的進士99人,排名全國第五,這在湖南歷史上是破天荒的。如果說進士人數受區域限額的影響,僅代表科舉的數量,那么,由完全自由競爭獲得的巍科人物(會元、狀元、榜眼、探花、傳臚) 便標志著科舉的質量。清代湖南共有巍科人物20人,全部出現在嘉慶朝及以后,其中長沙府的有15人。尤其是咸豐同治光緒朝,長沙府培育了12名巍科人物,遙居全國各府榜首。其中,屬長沙城的有4人,亦排名全國第三。因此,無論是進士還是巍科人物,不管是長沙府抑或是長沙城,晚清長沙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全國科舉重鎮。這里要強調的是,明清全國進士與巍科人物雙雙領先的地區,等于具備了人才輩出的“雙保險”,凡符合這一條件的地區,必然會成為全國的文化、人才重鎮!再從人才的“出身”考察,近代長沙一流的人才基本上是科舉出身。收入《清代名人傳略》[(美)A·W·恒慕義著,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翻譯組譯,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 ) ]的21位活躍在19世紀的湖南籍人物(其中長沙府13人) ,無一不是科舉出身。又據分析,明代至清前期,湖南境內人才與進士的地理分布也大體吻合。如明代人才最多的4個縣(常德、衡陽、華容、岳陽)正好是進士最多的4個縣。其中,常德的進士最多,得人也最盛。如楚中王學的代表人物蔣信、冀元亨都是常德人。清前期(鴉片戰爭前)進士領先的13個縣,有12個進入人才最多的13個縣(其中善化與長沙合并) , 如湘潭進士第一,人才也為湘省之冠。[6]

  

   綜上所述,無論是明清全國性人才中心形成的規律,還是湖南人才時空分布的特征,以及晚清湖南人才的“出身”,都說明清季長沙全國科舉重鎮的形成,理所當然可視為近代以長沙為核心的湖南人才勃興的一個不可或缺的條件。事實上,時人郭嵩燾、楊昌濟的湘省“文運大昌”自“兩湖分闈”始,及曾國藩從道光年間湖南科舉的“極盛”,所預見的“將來省運必大盛”等觀點,表達的也都是相似的意思。[7]

  

   遺憾的是,上述史料不僅沒有引起近代湖湘文化研究者的足夠重視(大概只有彭大成先生對“兩湖分闈”有專題研究 ,并對此有很高評價) ,而且,不少學者對科舉還頗有微詞,甚至斷言“晚清湘人對科舉功能作用的普遍拒斥”,[8]用現代人的價值觀來揣度19世紀儒生的心態。事實恰恰相反,晚清湖南是對科舉最情有獨鐘的省份之一,岳麓書院的基本任務就包括向上輸送更多、更好的考生。張仲禮先生的研究表明,19世紀湖南紳士中的“新進者”(主要指祖、父輩無功名者) 的比例全國最高。換言之,當時參與科舉的社會階層湖南最廣。太平天國前湖南是捐監人數較多的省份之一,太平天國后湖南又是增加“學額”最多的省份之一,同時也是全國生員總數增幅較大的省份之一。[9]因此,說晚清湖南對科舉的普遍排斥是一種想當然的說法。我們不能因為幾位要人如曾、左等曾譏諷科舉而推及19世紀整個湖南知識階層。況且,即使曾、左個人來講,他們對科舉也不是一貫蔑視的。君不見,左宗棠晚年還以不是“兩榜”出身為念;曾國藩且因自己是三甲同進士出身( 進士中的最低一等)而遺憾終身。[10]他曾取“甲科鼎盛”四字,為子侄輩起名排行,可以反映出他的內心深處對“甲科鼎盛”的向往。[11]

  

   所以,晚清湖南士子對科舉的普遍認同和積極參與的史實,不僅不能輕易否定或忽視,而且,它是今人探索近代湖湘文化何以大放異彩的重要線索,應花力氣挖掘。

  

三  近代湖湘人才輩出的最直接的因素

  

   近代湖湘文化燦爛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現讓我們將已有的研究成果進行歸納和比較,以尋找近代湖湘人文郁起的最直接的因素。

  

   1.經濟的發展

  

明清時期湖南的經濟得到了較大的發展,至康熙朝 ,已有“湖廣熟,天下足”之稱,長沙道成為全國的四大米市之一。特別是鴉片戰爭前的近百年間,對外貿易僅限于廣州,加上清中葉后政府大舉開發長江中游,使廣州越五嶺經湘江過洞庭湖向內地幅射的交通線空前發達,湘江成為當時國內最繁忙的航線之一。緊傍湘江的湘潭就是廣州至漢口之間的最大的中轉港和外貿物資集散地。經濟是社會發展的動力。農業、商業和交通運輸的長足發展,這是近代湖湘文化向前推進的基礎。但是,就橫向比較,19世紀湘省的經濟水平在國內仍屬中偏下水平。如作為經濟中心的湘潭還遠不如九省通衢的漢口。湖南人做生意的本能甚至還不及東鄰的江西人,更不能與東南沿海諸省相提并論。尤其是在洋務運動期間,湖南的近代工業幾無建樹,這更加拉大了湖南與沿海沿江經濟發達省份的差距。所以說,經濟發展不是近代湖南人才在全國名列前茅的主要原因。(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湖南   人才培養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教育史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326.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jzdwd.icu)。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