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數字勞動的無眠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25 次 更新時間:2019-09-24 21:55:30

進入專題: 互聯網行業   信息技術  

胡泳 (進入專欄)  

  

   2019年3月開始,中國IT界出現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996”運動。

  

   “996”并不是一個新詞。這種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工作模式,起源于 2000 年左右。那時的無薪加班,幫助國內一些科技企業成長為行業巨頭。但如今,“996 工作制”變得日益普遍。幾乎加入創業公司,就等于接受“996工作制”。

  

   “996”不僅成為年輕人在職場上求職的默認規矩,為了讓員工接受它,甚至還發展出了一整套話語體系,比如“年輕人不接受‘996’就是吃不了苦”,而互聯網大佬馬云和劉強東等對“996”的回應,基本可以概括為一個公式:“工作時間越長=工作越努力=回報越多”。

  

   中國《勞動法》規定,中國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44小時的工時制度,而這顯然遠遠低于“996工作制”中,一些人可能實際工作的72小時。

  

   那么,中國的企業、尤其是互聯網企業,為什么會形成“996常態”?這一常態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它是中國獨有的還是全球普遍現象?


平臺與數字勞動


   互聯網企業形成“996常態”,首要原因是這些企業大都采取了嶄新的平臺組織模式。如同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所揭示的那樣,現在商業的轉型是從流水線、資源集中型、生產主導型的產業模式,轉型到需求主導型、多邊的產業模式。在舊模式中,規模是投資和發展企業內部資源的結果,但在網絡世界中,規模來自培養建立在業務之上的外部網絡。也因此,企業內部的工作更形復雜,要求也更高。

  

   如果說工業革命是圍繞工廠來組織的,那么,在一種寬泛的意義上,今天的商業變化則是圍繞數字平臺來展開的。事實上,我們的經濟正在發生一場重組,在其中,平臺主似乎發展出遠較工業革命時代的工廠主更為強大的力量。反映在勞動上,其正經歷從傳統的基于雇傭勞動的工廠制向基于隱性勞動的平臺經濟模式過渡。

  

   什么是隱性勞動?女性主義學者阿琳·卡普蘭·丹尼爾斯(Arlene Kaplan Daniels)于1987年最早提出了“看不見的工作”(invisible work)一詞,用以描述那些“無論其地位如何,都是艱難而又不得不做的工作”(意味著艱苦、無聊、棘手、麻煩、緊張)。通常這樣的工作落在誰手呢?女性。

  

   所以,隱形勞動特指那些在文化和經濟上被貶值的女性無償勞動,特別是家務和志愿工作。后來,這一概念被擴展到描述各類女性化的再生產勞動,如家政工作、情緒勞動和照護工作;也涉及到更廣泛的非再生產勞動,如“臟活”(dirty work)、性工作、殘疾人的工作、數字勞動、后臺工作等。

  

   說到996,需要特別討論作為隱性勞動的數字勞動。“數字勞動”(digital labor)是一個復雜概念,不同的學者有不同的界說。如蒂齊亞納·特拉諾瓦(Tiziana Terranova)以互聯網用戶無償、自愿的網絡行為所提供的“免費勞動”來界定“數字勞動”(2000)。特勒貝·朔爾茨(Trebor Scholz)總結出“玩樂勞動”(playbor)的概念,指的是互聯網上的休閑、娛樂和創造性的無償活動,正在模糊勞動與玩樂的界限(2012)。克里斯蒂安·福克斯(Christian Fox)所認為的數字勞動則包括信息通信技術行業整個價值鏈上所涉及的各種勞動。

  

   和996相關的數字勞動,更近于福克斯的定義。福克斯2014年出版《數字勞動與卡爾·馬克思》(Digital Labour and Karl Marx)一書,認為數字勞動是以對勞動主體、勞動對象、勞動工具和勞動產品的異化為基礎的。他區分了數字工作(digital work)與數字勞動,指出數字工作意味著借助人類大腦、數字媒體與表達對人類的體驗加以組織,其方式是創造新產品,而數字勞動是數字工作的價值維度。馬克思主義認為,資本主義是通過主流意識形態的強加來維持的。就數字媒體而言,福克斯將其意識形態描述為兩種形式:1)社交媒體被呈現為一種參與文化和新民主形式;2)剝削被玩樂的外表所隱藏了。

  

   嚴格地來說,“996”不屬于社交媒體上的用戶勞動,它是可見的工作,為什么我們又說它同樣屬于一種隱性勞動呢?這是因為,“996”所基于的是一種新的隱性勞動模式。


技術帶來的自由成為新的奴役機制


   常見的數字勞動,根本就沒有特定的工作場所,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由一系列互聯網活動構成的數字勞動,包括在線眾包平臺(例如亞馬遜的Mechanical Turk和維基百科)使用的有償和無償勞動力,以及有商業目的的無償在線活動(如游戲、產品評論、博客和個人數據的錄入)。數字勞動在空間上分散,它可以在任何地方進行,包括私人住宅、公共咖啡館等等;在時間上也是分散的,比如在傳統朝九晚五工作的間隙,以及周末和假日,馬里安·克萊恩(Marion G. Crain)等人在《看不見的勞動:當代世界的隱身工作》(2016)將其稱為“離身”勞動(disembodied labour)。

  

   但“996”作為一種特殊的隱形的數字勞動,它可能是有工作場所的,比如在相關的采訪中,京東的員工表示“上、下班打卡也更加嚴格,連KPI都比之前重了很多”;但也可能是沒有工作場所的,比如允許帶工作回家。它可能時間上是集中的,比如“996”本身就是一個工作時長概念;也可能是時間分散的,比如允許晚上班,早下班,但工作任務卻不能因此稍歇。

  

   這種勞動模式的變化,既與工作定義和勞動力變化的大趨勢相關(比如,傳統的工作與閑暇、勞動與玩樂、生產與消費的邊界不斷被消解;又如,伴隨著網絡數字平臺的勃興,勞動世界產生了新形式的關系,越來越多地由傳統雇傭關系向純粹市場交易關系轉向。這雖然增加了勞動力市場的靈活性,但也使得大量勞動者的就業身份變得不明確,其權利保障日漸式微),也與互聯網企業試圖以最小的成本挖掘出員工的最大價值,從而使企業效益最大化的運營策略相關。

  

   這其中不乏信息網絡技術的支持。到了后工業化時代,互聯網、移動通訊和寬帶設施的發展導致了工作地點的重新安置,在這一過程中重塑了工作的特性。這方面出現的四個重要變化是:在家遠程工作的上升;移動工作的增加;知識工作在城市中心及其高科技“集群地”的匯聚;國際性勞動分工的形成。對這些變化,有的人用充滿詩意的語言來描述;例如,在以寫作《虛擬社區》而知名的霍華德·萊因戈德(Howard Rheingold)的筆下,到處都是田園般的“電子小屋”,遠程工作的專業人士充分享受高科技的好處,擺脫了每天上下班的煩惱,保持了和家人的接觸,在工作中獲得了更大的自主權。

  

   事情其實沒有這么簡單。可以拿到傳統工作地點以外從事的工作主要有兩類:一是重復性的、低技術的數據輸入和文案工作,二是高度復雜的“符號分析”工作如撰寫報告等等。從事前一種工作的人收入不高,沒有福利,也很少受法律保護,不會享受到傳統工作場所提供的社會關系、培訓、個人晉升。對他們而言,與其說是生活在愜意的“電子小屋”中,不如說是在高科技的“血汗工廠”里揮汗如雨。

  

   與之相對照,從事后一類的專業人士往往受過完備的教育、能夠自我做主,在遠程工作中享有相當程度的創造性,也擁有較高的社會地位。但歸根結底,這些人和前一類人也不能被完全區分開來,兩者都面臨著工作/生活的平衡問題。在家工作加重了勞動負擔,因為“在家”,所以需要同時承擔工作與家務的雙重負擔;同時,原本可以全身心放松的下班時間,也因為工作進入了家庭而延長了實際工作的時數,使人長期處于超負荷的工作狀態之中。個人如果缺乏良好的時間管理和自律能力,往往會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團糟。

  

   雖然信息技術一直被指可以促進知識工作者在工作和生活間達成平衡,但現實情況卻是,遠程工作者所感受到的壓力與挫折感與日俱增。這源于通信和信息技術所導致的不間斷的生產,人們現在擁有了“24/7”的時間觀。喬納森·克拉里(Jonathan Crary)的精彩著作《24/7:晚期資本主義與睡眠的終結》分析了當代全球資本主義系統無休止的需求。這本書的核心論點是清醒和睡眠的界限正在被侵蝕,與之相伴的是一系列其他重要界限的消失,比如白天與黑夜、公共與私人、活動與休息、工作與休閑。電子郵件、社交媒體、在線娛樂和網上購物的流行、無處不在的視頻對注意力的吸引都發揮著重要作用,人們進入了一種無眠狀態,從而令人類生活進入一種普遍性的無間斷之中,受持續運作的原則支配。不限時間地點的網上工作本來被看作是一種自由,現在卻被發現只是一種新的奴役機制。

  

進入 胡泳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互聯網行業   信息技術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新聞傳播學 > 新聞傳播學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320.html
文章來源:胡泳 公眾號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