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弗朗索瓦·何維勒、極權主義沖動和知識分子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537 次 更新時間:2019-09-15 09:54:08

吳萬偉  

佩德羅·布拉斯·岡察雷斯  吳萬偉

 ·弗朗索瓦·何維勒Jean-François Revel犀利無比的書《民主如何消亡》第一章的標題是“偶然事故的結局”。這個偶然事故是民主過程的未來,更具體地說是西方民主的未來。何維勒非常說明問題的觀點是現代民主是歷史革新和人類實驗性的社會政治組織。他認為這個實驗還在進行中,因而是流動性的。這樣看來,民主是必須不斷提供營養和強化的動態過程,依靠尊重其復雜和脆弱的核心本質的機構和態度的不斷成長。

何維勒認為,民主作為在社會政治聚居地的人道實驗的概念是比歷史上出現的其他專制性政治體制的顯著進步。這是對后現代性的可靠建議,那是被剝奪了歷史記憶的時間段。民主過程的文明準則是顯著的成就,因為民主很容易受到來自民主內部獨立結構的腐敗引發的攻擊,而民主正是由這種結構定義的。這個實驗總是處于危險之中,因為大量的敵人的存在,這是民主必須對付的敵人,尤其是來自內部的敵人。

 讓我們對比民主容易受到內部顛覆的特征與20世紀另外一個里程碑式政治思想家卡爾·波普爾(Karl Popper)在《開放的社會及其敵人》中所說的“部落本能”。波普爾認為民主是一種價值觀體系,它與集體主義形成辯證對立的關系。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民主渴望個人的自主性,擺脫人類根深蒂固的集體的部落歸屬感的渴望。按照何維勒和波普爾的觀點,民主表明了人在世界上的存在的本體論特征。

 比如,波普爾認為某些知識分子受到極權主義沖動的吸引就是部落性的和共產主義社會體制的回歸。被強迫的集體化是對人作為不同的、獨立的存在的否定。通過將人的存在集體化,我們變得很容易受到錯誤觀念的影響,只有在此情況下,人才能戰勝支配人類生存條件的物質和身體力量。何維勒和波普爾認為這后面的力量必須被理解為本質上的形而上學存在,而不是社會政治存在。極權主義沖動與民主推動的人道主義價值觀是格格不入的。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極權主義沖動的主要攻擊對象是人類生命本身。這是民主作為歷史過程的困境的最顯著分析。在何維勒和波普爾看來,開放的社會讓社會政治過程變得具有人性。

兩位思想家都指出反人道主義的激進意識形態是開放的社會的美德的最大威脅。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開放的社會對公民的最根本要求就是踐行善意。

免責聲明:在何維勒和波普爾看來,開放的社會不應該與匈牙利共產主義者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的開放的社會基金會混淆起來,這里的開放的社會是指一種社會政治術語,是個貶義詞。

知識分子在開放的社會中的角色 

思想家應該在開放的社會中扮演什么角色?在技術性的意識形態激進化的時代,仍然有些有良心的思想家提出了這個問題。負責任的和誠實的思想家除了維護個人自主性之外,還應該尊重和保護人的尊嚴。這應該翻譯成保護最能捍衛個人自治的社會政治制度。

雖然大部分人通過無涉政治的棱鏡觀察生活,但是,很多后現代思想家和知識分子認為,將人類生存的所有方面都政治化成為他們賴以存在的根本使命。矛盾的是,這尤其是在民主的、開放的社會中更是如此。何維勒對激進意識形態的哀傷和知情的批判之所以見解深刻就是因為他在年輕的時候是社會主義者。

這個問題之所以也很重要是因為人類生活的政治化在大屠殺中達到高潮,這是極權主義反烏托邦的道德的和邏輯的結果。比如,1920年代和1930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183.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jzdwd.icu)。

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