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陽:中國經濟的要害是效率低下公共開支過大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210 次 更新時間:2019-09-09 18:00:04

進入專題: 中國經濟   公共開支  

賀陽 (進入專欄)  

  

   這是我3年前寫的一篇隨筆。

   鄭永年的“政府重金融輕實業的結果將會是災難性的”一文(編者按:下附原文),列舉的問題,都是存在的;但是文中沒有把來龍去脈、也就是這種狀況產生的根源和要害講透徹。說政府輕實業是對的,但其“輕實業”,并不是想要“重金融”,更不是因為重了金融才輕了實業。

   在我看來,我們經濟中的實業越來越“不受重視”,越來越邊緣化,并非政府主動而為,而是一種失誤的發展戰略和扭曲的體制制度造成的惡果。

   形成這種局面的關鍵,在于我們經濟運行的效率——包括微觀效率和宏觀效率——過于低下;在效率低下又不得不解決強大就業壓力和龐大公共開支的情況下,只有借助于維持較高的GDP名義增長率;而要維持GDP高速增長,內涵跟不上,只能靠外延,依靠持續擴大投資,依賴不斷投放流動性……

   這種經濟運行機制和經濟增長方式造成的結果,只能是票子越發越多,流動性越來越泛濫;在這種情況下,房地產價格步步攀高,各種泡沫不斷吹大,“金融”一步步“吞噬”實業的領地、占據越來越多的地盤……這一切,就是我們這種經濟形態演變的“機理”。

   最近一個時期,國內外經濟理論界對“日本失去的20年”反思不少、討論不少。所謂“失去的20年”,指的是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房地產和股市泡沫破裂后,經濟陷入的連續20多年的衰退,具體表現是增長率低、財政狀況惡化、通貨緊縮、居民收入增長緩慢或基本不增長,等等。

   最近經濟理論界之所以反思“日本失去20年”的說法,是因為大家發現,盡管日本這些年來經濟增長率一直不高、通貨緊縮問題至今尚未根本解決,但是,日本整體的經濟效率并不低,企業和全社會的創新能力并不差,國家的絕對實力和財富還在不斷增加,國民的生活水準總體上還在穩步提高……這些,和我們“想當然”中的日本經濟有很大的不同。之所以會是這種情況,我認為最根本的因素,是日本經濟的基礎、特別是微觀結構比較好,微觀經濟的效率比較高……

   和日本相比,我們最大的弱項在于經濟效率明顯偏低,在于公共開支過于龐大。

   我國經濟效率不高,原因何在?主要在于體制扭曲。簡單講,第一,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大量充斥于一般競爭性一般營利性領域,對效率高出許多的民營企業形成強大的“擠出效應”,導致微觀經濟的低效率。第二,市場在許多領域的資源配置上,還遠未起到“決定性作用”,導致資源配置的低效率。第三,由于各級黨政機構過于龐大、過于“強大”,由于法治不健全,經濟運行中的交易費用制度成本過高,導致微觀效率和宏觀效率很難提高……

   看來,要根本擺脫當前的經濟困境,我們一方面要著力解決各個層次的效率低下問題,大幅度提高投入產出水平,大幅度增加有效供給;同時,要大幅度壓縮各種不必要的公共開支——包括黨政機構和部分事業單位自身的的開支,以及由各級政府主導和國有企業直接掌握的巨額低效、無效乃至“負效”的國內外投資——這不僅是節約開支的需要,是壓減交易費用制度成本、提高效率的需要,更是壓縮腐敗空間、提升執政黨和政府公信力的極其重要的舉措……

   “金融”的份量越來越重——即泡沫越來越大,杠桿率越來越高——實業的比重越來越輕,對我們這樣一個十幾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而言,其前景是災難性的;如何認清形勢,審時度勢,盡快采取綜合治理的方式,扭轉這種趨勢,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重大而又艱巨的任務。

   2016年12月9日

  

鄭永年:政府重金融輕實業的結果將會是災難性的

  

今天的中國,尤其是年輕人,沒有多少人會想踏踏實實地去創業,而是拼命施展“投機精神”來發財致富。

  

   “資本運作”無疑是近年來中國經濟領域越來越顯眼的概念,也是越來越盛的主體經濟活動。無論是“金融改革”、“互聯網經濟”、“雙創”,還是其它很多種種經濟活動,大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從事著“資本運作”。

  

   應當指出的是,中國需要大力發展金融產業。經濟生活的巨大轉型,要求中國發展出強大的金融領域,而這是長期以來中國經濟建設所欠缺的。沒有人會質疑金融業發展的重要性,但問題在于如何發展。健康的金融發展無疑有助于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和制度的提升,但病態的發展則會拖累經濟,使得經濟發展走上錯誤的方向。金融產業的發展既是一個經濟發展總體方向性問題,也是一個政策判斷問題,即對金融產業和其他經濟領域關系的判斷問題。這就需要清醒認識到今天中國金融產業的狀況,看看現在的發展方式已經導致了什么樣的結果,而如果不加以糾正,以后又會朝什么樣的方向發展。

  

目前中國金融產業狀況和趨向


   首先,各種經濟資源快速有效地從實體經濟流向金融業。無論是國有還是民間資本,都在熱衷于搞“資本運作”,正在促成中國經濟“脫實向虛”。這與原來的目標背道而馳。從本意來看,發展金融業是為了有效地為實體經濟融資,促進實體經濟的發展。但結果剛好相反。道理很簡單。中國的金融業仍然處于低度發展階段,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同時,金融業盡管風險巨大,卻是今天中國可以謀取暴利的領域。為了謀取“暴利”,各行各業的資本蜂擁而至。

  

   其次,金融業快速有效地吞并實體經濟。在市場經濟領域,“大魚吃小魚”是通常現象。通俗地說,就是錢說了算,錢越多,權力和能量就越大。西方資本主義早期發展也有這樣的歷史,但后來逐漸規制化。強大的實體經濟、法治和規制等因素,使得實體經濟有能力抵御資本運作。

  

   今天的西方也有通過“資本運作”來重組企業,把那些管理不善、效率低下、頻臨倒閉的企業合并重組,重新有效運作起來。但在中國,情況并非這樣,甚至剛好相反。“資本運作”的首要目標,就是資本拼命收購優質企業。這些年來,一些巨大的金融保險機構,通過各種正當或者不正當的手段,來強行入股或者收購優質企業的新聞,一直充斥著中國的媒體界。中國的實體經濟很難抵御“資本運作”而被資本所吞并。

  

   其三,也更為嚴峻的是,整個國家經濟領域呈現“投機化”現象。自改革開放以來,數代企業家從事的都是實業。但今天實業精神已經不再,往往被視為“不合時宜”。因此,整個經濟“投機化”,資本個體更是“投機化”。今天的中國,尤其是年輕人,沒有多少人會想踏踏實實地去創業,而是拼命施展他們所具有的、前面幾代企業家所沒有的“投機精神”來發財致富。因此,“騙局”橫行在各個經濟領域。有人形象地說,所謂的“分享經濟”已經演變成為“欺騙經濟”。盡管說得過頭,但也反映了部分事實。

  

   為什么在短短的幾年時間里,能夠造成這樣的大趨勢?


政府重金融輕實業


   第一,這個領域的國家政策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近年來,在金融領域,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橫行起來,猶如“華爾街”突然闖入了中國的經濟領域。這里有歷史和現實的原因。中國1980年代改革開放時,剛好是西方新自由主義經濟學(主要是英美國家)開始流行之時,受新自由主義影響的這代人,已經走上各級領導崗位。在1980年代,中國的金融領域是不開放的。

  

   到1990年代,中國經濟體全面開放,但金融領域管制非常嚴厲。這可以從當時朱镕基總理大力整頓浙江的“非法”金融活動看出,政府整頓金融秩序的努力甚至過了頭。胡錦濤、溫家寶的時候也延續這一政策,盡管有了松動。浙江“吳英案件”足以說明政府的意向。但這些年來,政策形勢發生了激進的變化。盡管從理論上說是要有序推進金融市場建設,但在實踐層面,金融領域呈現出無政府狀態,出現“有開放而無規制”的現象,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政策層面也可能涉及對國家經濟發展階段的誤判。如果政府為了發展金融業而對其抱“先行先試”的態度,還不算那么糟糕,因為政府對這些后果是有意識的。但如果政府已經把經濟發展的重心置于金融業而輕視實體經濟,從長遠看,結果會是災難性的。

  

   第二,政府的政策也得到了學術界和政策研究界的高度認同和論證,具有了理論上的合法性。在學術界,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至少在金融領域已經具有了意識形態的合法性。學界和政策界在資本的大力支持下,大力鼓吹金融自由化。從海外回來的各種人才很多不僅鼓吹金融自由化,本身也設立了不少“資本運作”企業和公司。在實踐層面,他們不斷和各級領導層接觸和鼓吹,導致了資本和權力結合的狀況。在這種情況下,似乎沒有其他力量可以抵擋這一趨勢。

  

   第三,國家缺乏經濟增長的來源和動力。這些年盡管出臺了諸多推進經濟增長的政策,但因為政策本身或因為既得利益的阻礙,很多政策很難推行下去,經濟增長乏力,下行速度超越預期。在這樣的情況下,“資本運作”成了有效的手段,因為“資本運作”往往在體制外產生,不受或者少受既得利益的阻礙。而且,通過“資本運作”的經濟活動來得快,能有效促成經濟增長。無論在政策層面還是民間層面,通過“資本運作”似乎成了“發財”的最重要手段。

  

   第四,資本缺少有效的投資空間而轉向金融。舊的投資領域趨于飽滿,產業升級緩慢,整個社會又缺失投資未來技術的精神和動力,因此,金融投機成為新的投資領域。

  

   第五,企業家的代際變化。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企業家大都從事實體經濟。但現在出現代際變化,新一代企業家所接受的教育、企業家精神和投資偏好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很容易看到,一般所說的“富二代”大都在玩金融經濟或者互聯網經濟。各種形式的互聯網金融、網絡經濟(如“網紅”)等都是他們“創意”的產物。

  

第六,大部分中國老百姓還沒有經受商業社會的洗禮,缺少一般的金融常識,同時又懷著盡快發財的夢想,很難抵擋得住資本的鼓動和誘惑,自覺或者不自覺的加入“金融投機”的浪潮。這些年下來,無論是股票市場還是今天的各種“資本運作”活動,犧牲的都是老百姓的利益,而非從事“資本運作”那些人的利益。盡管金融丑聞一個接著一個,很多人仍然樂此不疲,(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賀陽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中國經濟   公共開支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經濟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8106.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jzdwd.icu)。

4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