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松霖 傘擎楊 高文斌:談談我們經歷的博雅教育:古典語言、經典著作……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659 次 更新時間:2019-01-14 12:32:17

進入專題: 博雅教育  

江松霖   傘擎楊   高文斌  

  

   編者按: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又稱為“人文通識教育,在西方是一項歷史悠久的教育傳統,以經典閱讀、批判思考、全人培養為重心,而非簡單的專業/技能培訓。近期,學人君采訪了三位在歐美名校學習的同學,他們對博雅教育有著直接而深刻的感受,希望能給國內讀者帶來一些啟示。

  

實施博雅教育的學校是怎樣的?


   學人君:請三位自我介紹一下?

  

   江:我叫江松霖,就讀于北京師范大學哲學系。現在我在意大利羅馬的Accademia Vivarium Novum(編者注:此處為拉丁文,一般音譯為“維真古典學院”)進修,學習古希臘語和拉丁語。Vivarium Novum是一所很奇特的學校,學制一般為一年,除古希臘語課授課語言是古希臘語外,其他課程日常授課語言都是拉丁語。學校采取半封閉式管理,生活區里學生之間互相交流也只能使用拉丁語或古希臘語。

  

   傘:我叫傘擎楊,現在在美國的St. John's College, Santa Fe就讀。

  

   高:我叫高文斌,現在在耶魯大學意大利語系就讀。我和江兄對談壓力挺大的。Vivarium Novum我也申請了,但是被拒了。這所學校在古典學界享有盛名,能被錄取很了不起。

  

   學人君:能否請三位介紹一下自己的學校與博雅教育之間的關系?

  

   傘:先澄清一下:雖然我們的校名中有St.,但我們不是教會學校。從歷史上看,我們的學校是美國第三古老的大學,但是這個Great Books Program是比較近才有的事情。

  

   這個學校的制度是非常理想化的。把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著作集中起來,讓學生讀,這就是我們本科四年做的事情。我們學習的“最偉大的著作”,不僅包括文學、哲學、史學等等,還有一些經典的科學與數學著作,比如牛頓、愛因斯坦、拉瓦錫、林奈的書都會涉及。我們本科不分專業。雖然每年書單會有微調,但是總體來說是不變的。

  

   還有一點比較特別,我們沒有一般意義上的老師,我們只有tutor。這個制度的假定是老師不一定比學生懂得多。所有的課都是討論式的,都是學生自己來討論、思考。

  

   (江:古典語言的訓練可能不能全依靠啟發式教學,還是需要老師的“傳授”;尤其是在老師對某領域的專業水平和文本熟練度都在很大程度上高于學生的背景下,如果對啟發式教學運用得不夠順利,就可以轉而再用傳授式的教學。盡管如此,畢竟首先還是要鼓勵學生自己的討論與思考。)

  

   關于我們學校的特色,一位學長說得很好:別的學校都是傳授知識,我們是傳授如何“知道”。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所以我們才要學習像托勒密的天文學這種在現代人看來非常可笑的東西,本質上還是研究知識生成的過程。

  

   我們的學校和古希臘的兩句名言息息相關。一句是蘇格拉底的“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一無所知”。我們假定,無論多么古老的書,無論其中的觀點在現代人看來多么滑稽,我們都可以從中學到東西,只要我們足夠謙卑。另一句是“未經思考的人生不值得活”。我們向一切平凡之事物提問并尋求解答。

  

   江:Vivarium Novum的課除了古希臘語和拉丁語的語言訓練有課本之外,其他的課比如哲學、詩學、古代文學和近代文學課都是沒有課本的,而是直接讀原典。授課語言就是拉丁語。

  

   剛才傘兄說圣約翰書院沒有宗教背景,我們學校也沒有。我們一直把自己當成一個世界性的書院,各個宗教背景的人都可以來學習。

  

   我們學校的規模很小,一屆只有三十幾個人。所以首先是一起生活,是一種社群式的生活狀態,接近拉丁文里的communitas humanitatis,或者古希臘文里的Ὁ κοινὸς βίος。

  

   傘:我們學校人數也很少,本科生加研究生四百人。師生比例是其他學校比不了的。學生經常可以和老師約午飯,一起討論問題,這是很大的優勢。

  

   (江:在Vivarium Novum這里情況也很類似,每日四餐【早餐、午餐、下午茶和晚餐】間與同學及老師關于各種主題的交流討論是學院對于每位就讀的同學提出的相對硬性的要求;通過每日席間的交流,學生不僅可以鞏固每堂課所學到的知識,還可以更快地提高自己的語言熟練度,同時這種頻繁的交流對于社群精神的培養也相當有益,為此學院還拉長了就餐的時間以鼓勵這種交流。)

  

   高:耶魯沒有圣約翰書院這種制度設計。但是我們有一個項目叫Directed Studies,和Great Books差不多。傘兄講過的我不重復了。之前這個項目是大一大二兩年,有文學、哲學、史學/政治學、藝術史四門課,后來砍掉了藝術史,學制也縮短到了大一一年。

  

   (傘:圣約翰書院之前要求學習四門語言:法語、德語、古希臘語、拉丁語。現在只剩下法語和古希臘語了。)

  

   耶魯的文科科系都會很突出自己的人文主義特色。比如意大利語系就強調自己是based on the liberal arts and the humanistic tradition(建立在博雅教育和人文傳統之上),這和國內外語學院一味強調翻譯不同。我之前了解過國內意大利語教學的情況,意大利的文學、歷史、美術講得太少了。

  

   (江:就我所知,北京外國語大學的拉丁語系由于引進了維真古典學院的教學方式,該專業授課的導向也不再是一味偏重翻譯的了,我自己也很支持這種新的教育風格。)

  

   耶魯是一座綜合性大學,初衷和目的都不同于圣約翰書院與維真書院。普林斯頓的Robert George教授說得很有道理,不能指望所有的學校都辦成圣約翰這種Great Books Program,不僅不現實,而且對教育的整體發展也未必有好處。既要有圣約翰,也要有(根植于博雅傳統的)綜合性大學,這種多元的格局是最好的。

  

博雅教育的課堂


   學人君:能否介紹一下課堂的狀態?

  

   傘:我們有seminar、lab、數學、語言、音樂這幾門課。

  

   Lab或說自然科學課是有實驗的,會重溫亞里士多德、蓋倫、牛頓、哈維這些人的實驗,相當于一種獨特的自然科學史。比如哈維是如何發現心血循環的?我們會先讀他的書,再通過實驗自己觀察,最后歸納、分析。

  

   數學的話從歐幾里德開始講,一直講到近代的數論、非歐幾何,基本按照時間脈絡。一些難點比如幾何原本卷一的命題四證明兩個三角形全等,這些證明可能我們看來邏輯性沒有其他命題那么強,老師就會在課堂上帶領大家多討論一下。

  

   (江:傘兄很幸運。我也對數學史、科學史很感興趣,但是羅馬的學院沒有這些課程。我們就是狹義的文史哲,其間穿插一些音樂的教學,對數理科學感興趣的話只能到圖書館自修。)

  

   seminar肯定是重頭戲,一周兩次,一次兩小時。完全是討論式的。

  

   高:耶魯情況差不多。文科的專業課seminar居多,有些課雖然是lecture(也許可以翻譯成“上大課”吧),但是也會安排discussion session,一個session不會超過十四人,連上兩小時,大家圍成一圈坐,細讀文本。

  

   傘:閱讀材料按照時間順序組織,從古代到當代。我現在上大三,讀到了近代,就是差不多盧梭這一塊。我們課上不讓讀二手文獻,閱讀的內容完全是原著,沒有很現代的或者說前沿的東西。

  

   高:耶魯的人文通識課一般也是按照時間順序串講的。之前有朋友反對,認為應該換成issue-based(問題導向),而不是現在這種text-based(文本導向)。畢竟是教給學生思考方式,而不是單純地串講思想史、文學史。這種意見我認為也有道理。

  

   江:維真古典學院第一學年的課程有八門:拉丁語I、II,古希臘語I、II,詩學、古代哲學、古代文學、近代文學。雖說多數時候上課以傳授式教學為主,不過課堂氣氛常常極為活躍。

  

   在拉丁語I和古希臘語I的課本中,對話式的課文篇幅最大,因而幾乎所有的課文都是能夠作為劇本由同學們表演的。在一次古希臘語課上,老師曾經拿上表演的道具,領著我們一起去學院后的林地表演課本劇,因為那里的林間空地特別適合作為那一課的舞臺布景。古代文學課上,我們從拉丁語文學的初創時期講起,到現在的普勞圖斯和泰倫提烏斯的喜劇,老師也采用了當堂表演的模式。與此類似的還有古代哲學課上柏拉圖對話的表演。近代文學課現在主要講解的是彼得拉克的信件等著作,因而更多采用多位學生分部分朗讀的形式。這種教學方式不僅可以活躍課堂氛圍,提高同學們的學習熱情,而且更重要的是同學們能夠通過親自表演提高拉丁語和古希臘語的聽讀能力,并初步感受到原著的寫作風格。在表演之后老師們還會帶著同學從頭分析一遍文本,加深對文本及其中包含的語法、情節、論證等知識點的理解。

  

在詩學課上,老師將拉丁語詩的不同格律分成不同的系統,并且一一按照格律配上曲譜,在課堂上以及每周周一到周六早晨的合唱訓練中帶領同學們邊學邊唱,之后再逐句分析。這種方式能夠激發同學們的學習興趣,(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博雅教育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jzdwd.icu),欄目:學人訪談
本文鏈接:http://www.pjzdwd.icu/data/114564.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jzdwd.icu)。

1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经网黑龙江时时